您现在的位置:

短文学 >

小街道上海人外地人(散文)_散文网

或许这条街道,在偌大的上海,根本就算不上一条象样的街道,长不过百米多,宽也就六七米,有车经过时,常常会堵塞,而且时常会因为堵车而引发争吵,可就这么一条不起眼的街道,天天有这许多的上海人、外地人胶、并发生着许多的……

街道的走相是东西贯通,连接着这个城市的两条主干道,南北区域,就是各自独立的居民区了,准确一点应该是上世纪末建造的老式居民区。

街道朝南的一边。开了十几家小饭店,基本上都是一开间双层的店面,店的招牌各异:“小四川”当然是以川菜麻辣为主,现在是国内最为流行的口味;“本帮菜馆”讲究的可能就是上海人的口味吧,清淡,菜肴味道还会带点甜;“东北人家”大概猪肉炖粉条、小鸡炖蘑菇是特色吧;“浏阳河蒸菜”店门前那一个硕大的不锈钢蒸箱是个典型的标志,里面一小碟一小碟的菜肴、不管荤素、鱼肉,基本在十元左右一个,吃的长了,就没什么特点了,主要还是一个方便;当然少不了全国那个到处可见的知名品牌“沙县小吃”和“兰州拉面”;还有一些是以人名起名的,如“小张饭店”“胖子酒家”,还有是以地名或者特色起名的,如“藏书羊肉”“淮杨牛肉汤”等,这些饭店所面对的大多应该是一些外来务员,或者是当地的低收入人员,再或者是一些流动的闲散人员,甚至就是对面、旁边其它店铺的从业人员用餐。最主要是方便、廉价、可选择性强,经济实惠。

街道朝北的一面虽然也有一两家吃食店,火锅店,干货店,茶叶礼品店等,最多的却是“泡脚店”,上海人叫“沓脚房”,一溜烟连着好几家,装修各有特点,有的看上去还花了很大的心思与代价,有的就很简陋,但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在门口显眼的地方,下午或者晚上,常常会坐着几名打扮妖艳的,有时路人走过时,她们会主动与人打招呼:“沓脚敲背弗?”。她们的话语,什么意思,路人应该都懂的!没生意无聊时三五人会围在一起打扑克。她们是这整条街打烊最晚的店铺,常常是小菜场、做早点的起来做早市了,她们店面门口那一闪一闪的霓虹灯还亮着。

整条街上还夹杂着几家棋牌室。棋牌室应该是近几年才公开开出来的,里面主要是麻将桌,供人们打麻将、斗地主,一些社会闲散人员,或者上了年纪的退休人员在里面玩耍,赌钱是公开的,输赢各有大小,人民公安也是睁一眼闭一眼,只要不闹事,或者没人举报,基本就不管了。

另外,与其它城市一样,象这样的街道,治疗癫痫病的药物是什么当然少不了福利彩票与体育彩票的销售点,也少不了房产中介与美容美发。( 网:www.sanwen.net )

这条街上,最热闹的时段一是上午早市,菜市场与早餐店,买小菜的市民与吃早点的上海人,就象老北京茶馆众生相,很有特点。

上海人看不起外地人,是早就有的事,面对外地人总觉得有一种无形的优越感,高高在上,就是说话的腔调也是目空一切,开口闭口“啊拉上海人、伊啦乡下头——”。就这一点,说实话,上海人给外地人的印象就不完美,正如张玲笔下的上海人一样:“上海人是新旧种种畸形交流的产物,性格结果也许是不甚健康的,但是这里有一种奇异的智慧。谁都说上海人坏,可是坏得有分寸。上海人会奉承,会趋炎附势,会混水里摸鱼……”这在每日的早菜市场与早点铺里,演绎的绝伦绝妙。

穿着睡袍的女子,在路口旁菜农菜篮前,细心地挑着中意的蔬菜,把菜边皮、或者稍不顺眼的菜叶剔除掉,一边与菜农讨价还价:

“侬今朝的小菜倨来,比吃肉都倨了,如今是几块钞票吃不哉一斤小菜了。”

把挑好的菜让菜农称重。

“侬的称啊准?少了斤两要来寻着侬个!”

“三块二角!”

“现在难还有角票,三块洋钱算了!”

……

“乡下头芥小气,二只角子算啦!”她也不管人家菜农登着眼睛,付了三块钱拿了菜就自顾自走了,嘴里还在叨咕乡下人小气。

早晨时间,看见穿着睡袍,头上卷着发卷,拖着拖鞋,“踢踏、踢踏”跑出来买菜买早点的上海,是上海里弄一景,现在少了许多,虽然还能够常常看见穿睡袍逛街的,但头上的发卷已经没有了,这或许就是社会的进步吧。

可上海男人去吃早点的腔调一点没变。到了面店,会细心地交待:一碗“宽汤健面!”——面要细面,不要宽的;下水一滚就好;汤里不要香葱要香菜;汤要烫,而且要多一点;荷包蛋要嫩黄;再少许放一点咸菜。一碗面跟服务员交待的清清楚楚。

现在许多连锁店,买小票直接从电脑上就传到了后厨,没有机会让你提这么多的要求,常常会因为面的硬与软、汤多与汤少、香葱与香菜产生矛盾。所以他邯郸羊癫疯到哪里治们宁愿还是去老式一点的店铺,在那里面对服务员、或者干脆直接面对厨师,慢慢享受他们的腔调。虽然嘴边常常挂着句“这地方,龌龊的勒——”,可有时一碗粥、一碟咸菜、一根油条也能够享受半个小时。遇见了熟人还常常会为了抢着付钱你拉我推,相持半天,争得面红耳赤,结果也就一二块钱的事情。

本就不宽敞的街道,路的一旁总是停着一溜的小车,人行道让路边经营的小店占了大半,行人、电动车、汽车挤在一起,来来往往显得更加的拥挤,常常发生堵车,因为堵车时常发生的争吵就屡见不鲜。

“嘀嘀,嘀……”宝马的喇叭声越来越紧,显得很不耐烦。

对相一辆一汽红旗,半斜着车身,停在路边,正好堵着路,使宝马车无法通过。

开宝马的美女从车内探出头来,一口上海话:“撒宁停的车啦,拂会开车蹬屋里相息息,出来害撒宁……”

这时从路旁的便利店里闪出一男,接口就骂:“傻B,你骂谁呢?开个宝马就敢骂街,信不信老子把你给撞瘪了。”听口音就是北方人。

“你会不会开车?师傅没教你怎么停车。”美女毫不示弱,改口普通话:“一付流氓相,你才傻B呢,你们一家傻B……”

“你再骂,再骂就撞你B丫的。”

边上早就几个好事的在围观,不怕事大,一看这女的嘴利害,便起哄:“撞啊,撞啊,哦……”一片哄堂大笑

只见男青年铁着脸钻进了红旗车,发动车子挂档向后退去……

看热闹的人感觉无趣,昂奋的表情也松弛下来,唏嘘地回过头去。

开宝马的美女也缩回车内,准备开车走人,嘴里还在不停地嘟哝着什么……

一声刺耳的发电机高速旋转的声音传来,紧接着“嘭”的一声巨大的撞击时,让路边上的所有人一下子紧张起来,看热闹的人还没明白过来什么事,只见两辆车已经撞在一起……

路人有觉悟的赶紧报警,一会一辆交警的车辆就到现场了。

此时现场道路让看热闹的围的水泄不通,人们议论纷纷……

交警在勘察现场,并把双方驾驶员叫到边上:“人都没什么事情吧?”

美女驾驶员吓得脸无血色,身体分明还在颤抖,看着交警一言不发。

男青年一脸不屑的样子,主动跟交警说:

宝宝睡着了抽搐是怎么回事?

“堵车,我倒车让她来着,脚一滑,把油门当刹车了,车就撞上去了。”

“你又给我闯祸……”看样子这交警认识男青年。

边上看热闹的路人有认识这男青年的,知道他是这一带的“混混”,也不敢出来帮讲话。

“通知各自保险公司。”交警说:“你们跟我回所里作笔录,看车能开吗,不能开叫拖车赶紧拖走,边上的人让开,别看了,让开,让车通过。”

在人们窃窃私语声中,事故车被拖走,女孩钻进了交警的车中,男青年看着女孩的背影,眼中分明有一种坏笑。

看热闹的人都散了,退到了路边上的小店里。彩票店人最多,议论也最激烈。

“这女的今天是傍着赤老则,让伊这只青头捉老么,自认倒霉则。”说这话的是当地人,当然是认识刚才闯祸的男青年了。

“他胆真大,这车还真敢撞上去,真是无法无天。”一人接话。“我现在想想都怕”。

“他有什么不敢的,你没有看见刚才那警察都没有说什么,你知道吗,他姐夫就是这里的交警大队的副大队长。姐姐原先是坐台的,把人家家给拆了,自己上位,成了正室。这弟弟跟来上海,靠着姐夫混成了一个地痞。”

“不说了,不说了,祸从口出。开奖了,开奖了。”彩票店老板娘一看话不对头,赶紧把话给敞开。

彩票开出三个五,俗话叫豹子。彩民一阵骚动。“妈的,刚才想好要买豹子的,让这车一撞看热闹给耽误了。”这的样子,又是笃脚又是拍大腿的。

“我说的吧,要开豹子了,你们都不听……”彩票店里总有这种事后诸葛亮,号码开出后总是振振有辞、信誓旦旦。

“你买了没有?”边上有人呛他。

“不是和你们一起看热闹给耽误了吗!”

“哦……”一阵嘘声。

这买彩票的地方,本就是些闲散人员、外地务工人员,或者就是工等,到了晚上没有事情,在彩票店打发时间。在上海流行一句话叫“有钱人买股票、没钱人买彩票”,还真就这么会事。而且这些人一直要到彩票店销售结束才会惺惺离开。

理发店里就不一样,毕竟女同胞多,说话声音就小,议论也是轻轻的。多是说些家常里短。谁家的小姑子又了。谁家的男人出事情,一家子全搬到乡下头去了,平常神光神气的不得了,男人邵阳儿科癫痫医院一出事体没有声音了,也辞脱了。身上的衣裳是多少多少钞票;买了鞋是进口的……

这时候店里的老板会轻声地介绍店里的优惠活动,“你办一张消费卡,洗头、染烫都是八折;预存1000元,可以当1200元用。”

这女顾客想想合算,问:“存了钞票消费还可以打八折吗?”“对得,我们现在还有其它优惠活动,象精油开背,原价388元,现在体验价,只要88元,又健身瘦身,还美容养颜。你要不要试试?”

“这次没时间了,办个卡,下次来吧”。

做生意真是各有各的门道。

洗脚店里就是另一番色了。进这店的一般都是熟客,进了店打情骂俏那是自然的。就是头一次进入的生客,自也会有人主动笑脸相迎。“洗脚、还是敲背?”是熟客基本就不问了。

进了房间,洗脚的小姐会主动问你,泡脚用中药还是用醋。醋早就知道有药用,但自从白醋用来泡脚,它的需求量,生产企业大概做都没有想到过。洗脚房的服务项目层出不穷,有单项,有套餐。平常不去洗脚房的会不明白套餐为何物,直白了说,其实套餐就是洗脚、契脚、捏脚加敲背。全套再加,就是精油开背了。价钱从普通的50元起,基本全国统一价。当然一些高档的洗脚城或洗脚中心价钱就不一样了,洗脚从88元起,到各种套餐,888元的都有,甚至一次消费过千的都是常事。其中的享受,或者说毛腻只能自己去了。

洗脚,在国内近几年会发展成一个产业链真的让许多专家跌破眼镜。不明真相的人总以为洗脚店就是色情场所,其实不然,准确一点说它应该是一个打擦边球的灰色地带。只要是色情存在,政府早晚会取缔。但洗脚房、甚至洗脚城在全国各大城市如后春笋般的出现,绝对不是靠色情。上海也不例外,这洗脚的生意红火的如日中天,分高、中、低几个档次,各做各的生意,各有各的服务群体,正所为上海人老话讲的,“萝卜青菜各有所爱!”

在这条不长的街道上,从早到黑,来来往往,不管你是上海人、还是外地人,佳为芸芸众生,就如肩上背着个箱子,手里拿个凳子,沿街擦皮鞋的乡下人,有生意就做,不管你男女,三块钱一双鞋擦完给钱走人,各做各的事情,只有邮局送报纸的,在这条街上熟客最多,来来回回总有人打招呼,也只不过是一刹那的寒暄,或许这就是如今大家忙碌的背影吧。

首发散文网:

上一篇: 雨_散文网 下一篇: 如墨独行_散文网
© wx.eqtgj.com  极品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