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篇小说 >

上市_散文网

中江公司要上市了。这个消息像长了翅膀,转瞬便传遍了整个中江公司。员工之间这两天见面开头的几句话几乎都差不多——“听说公司要上市了?”同时带着一脸的神秘,而搭话的人则是立马眼睛放光满脸神秘的说道:“是的,听说公司要上市了……”

吴凯是中江公司市场一部部门经理。这几天,他发现进出公司的人特别多。特别是进出老板办公室的人比多了不少。进出老板办公室的人都是匆匆忙忙,神神秘秘。吴凯喜欢以貌取人,他发现这些人成分复杂——有小平头戴着金光闪闪的粗项链的,有胖的像屠夫夹着公文包带着小秘的,还有穿着制服正气凛然的……

这让吴凯想起五年前他进入中江公司面试时候场景。那时候中江公司已经算是中型公司,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当时,通知他过来面试的人事经理告诉他,这次是公司老板栾总亲自面试,要他认真准备。栾总在当地业内也算是不大不小的人物,吴凯当然是早有耳闻。他凭经验判断,栾总应该在50上下,和蔼或者严厉。老板事情多,让别人等那是正常的事情。吴凯在侯客室里等的至少一个多小时,由紧张到慌乱,由慌乱到失望,又由失望归到平静。就在吴凯等的需要上厕所的时候,人事经理过来通知他,到前面的总经理办公司去面试。吴凯心情立刻从平静回到紧张,憋着尿快步走向栾总的办公室。门开了,吴凯马上松了一口气——原来栾总不在,只见一个三十岁上下的人坐在对面。吴凯有点失望,怎么栾总安排个人来给他面试,看来对他并不重视。于是,有点心不在焉的回答了那个年轻人几个问题就回去了。出乎意料的是,人事经理通知他被录取了。人事经理告诉他,栾总就是看中他不慌不乱、从从容容的处事态度。后来,他才知道,那个年轻人就是栾总。吴凯在知道真相的一瞬间,脊背冒起了一阵冷汗。

“听说公司要上司了?”商务汪金娜拿张出库单给吴凯签字。

“嗯,可能吧。”吴凯边签字边随口答道。吴凯不想多说,他觉得这几天这句话几乎就是公司同事的问候语。再说了,和一个商务小女孩说深了她也不懂。其实,他现在还为业务着急呢。他所在的业务一部因为缺少资金,都快没米下锅了——好几个上家都在催款,前面的货款没结,新货自然就拿不到。没有新货,只能出库存,可是库存也早到了警戒线以下了。再往后看,可能都会面临无货可卖的局面。怕到那时,这个业务一部就无业务可做了。其他业务部门,听说也都不太好过。他催过财务总监多次了,财务总监只是说这个公司另有安排。他比谁都着急啊,没有业绩他们业务团队的奖金就没有着落。上市,哼,这么容易?栾总没有亲口说出来,那就是八字没见一撇。( 网:www.sanwen.net )

快下班时候,人力资源部助理小刘走到吴凯身边,递给吴凯一份通知。吴凯一看,先是一惊,后又一喜。大河无水小河干,大河有水小河即使不满大概至少不会干。看来公司上市的事情是真的了。想不到我吴凯也能等到公司上市的一天。天天跟我抱怨没房没车的小美,这次可以让她死心塌地的跟着我了……

吴凯一路哼着歌,回到了家。

“小美,今天做什么好吃的?”

“好吃!好吃!你就知道好吃,都吃了,房子吃了,车吃了,最后把我也吃了算了!”小美一通抢白。要在平时,吴凯肯定是瘪了。小美是个嘴快如刀,不饶不让的一个。

“吃了就吃了,房子吃了可以再买嘛,钱没了可以再赚嘛!怎么也不能愧对啊!”吴凯一反常态,对答如流。这次轮到小美吃惊了。不过她很快反应过来,走一把揪住他的耳朵,问他是疯了还是彩票中大奖了。

“嘿嘿!前两天传的公司要上市的事情是真的!我可能要成为股东了……”吴凯一面告饶一面说出事情经过。原来通知通告了公司要上市的事情,同时告诉大家,经理以上员工可以提前购买公司的内部股,这样大家就自然成为了公司的股东。只要公司正式上市,立刻身价倍增。这个倍可是十倍、百倍的倍。坐着火箭发财,快大发了!他们商量好,把积攒了几年的辛苦钱买公司内部股票。一共十万上下,这样一旦公司上市,不是千万富翁,至少也是百万身价。这一,他们兴奋的一夜没有睡好。(此处删去200字)小美第一次夸赞他是个大男人,这给他带来了无穷的和力量。

董事长办公室,人力资源部经理查仁坐在栾杰对面。

“注意,普通员工不能够买内部股!”

“是!已经通知了,只有经理以上员工可以买。”

黑龙江有没有专治癫痫病的医院

“普通员工不能直接买,但是可以以经理级员工名义一起买!他们私下可以签一协议嘛。”

“是!是!我马上通知下去!今天还有员工过来问我们,为什么剥夺他们买公司内部股的权利呢。”

“哈!哈!哈!”栾总爽朗的大笑起来。瞬间,他收敛笑容,拉成驴脸,眯着双眼逼视着查仁说道:“这就对了!要有门槛,也要有变通。这样才能做大事。”

“是!是!是!栾总高明,栾总高……”

“下去吧!叫金飞来一下!”还没等查仁奉承完,栾杰挥了挥手。他深谙权人之道。对下属恩威并施,怀疑一切。表面不喜拍马,实质喜欢奉承上瘾。他喜欢在别人奉承完之前的一刹那打断对方。

查仁猥琐的退了出去。实际上他很清楚,只要栾总轻轻的挥挥手,那就是对他的马屁受用着呢。出了门,他泛出一脸笑意。

栾杰在办公司里来回度着步。他在构思着一场大戏。他清楚,他所以比别人看上去更成功,主要的原因是他敢赌。几乎每次公司面临困难,就是他大赌转折的机会。前几次,他都成功了,也可以说都赌赢了。而且,他的赌注往往是连本带利全部押上。要么大,要么完。这就是他的风格,几次的成功,也给了他极度膨胀的自信。这次,也不例外。

金飞是中江公司的财务总监。同时还是栾杰的“同学”。栾杰本来只有高中,但是没想到公司慢慢做大了。于是,他为了提高管理能力——实际上是为了自己的虚荣心,到中南大学进修了个EMBA。这个过程中,他只去过学校三次,一次开学典礼,一次毕业典礼,还有一次是与老婆吵架生闷气。在这三次“上课”时候,认识了也来进修的金飞。金飞是发鑫公司(本市一个较大公司)的部门出纳,苦于学历太低,几年都没有得到升迁机会。于是狠心将这几年用来买房的积蓄全部拿出用来给自己“镀金”。未曾想他俩一见如故。于是,“毕业”次日,金飞就到了栾总的公司上班了。

“上面的人问了得怎么样?上市能成么?”栾总见到金飞还是显得比较客气。毕竟上市的主意是金飞出的。

“栾总放心,应该问题不大。前面比我们差的公司都能运作上市。只要我们运作得当,把这几个关键人打通,上市就不会有问题。其实,上市就是讲!”金飞一付胸有成竹的样子,“只要故事讲得好,能取得投资者的信任,上市就是板上钉钉的事。”

“对!投资者,投资者……“栾杰接过话茬说到。他总感觉“投资者”这个词对于他知根知底的这个公司来讲,显得很滑稽——明明就是骗嘛。不过想到自己前几次危难时刻,都挺过去了,心里不由得又有几分得意——学了几天EMBA明白了,这不叫骗——叫运作!运作得好,不但不叫骗,还叫双赢!

“对!运作!要运作好!”栾杰突然的眼睛放光。嗜赌的性格让他豪兴大发,仿佛看到一座座金山正扑面而来。

“是!运作好!”金飞附和到。不自觉地,两人对视了一下,两人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吴凯这几天心情特别好。公司的同事看上去个个精神抖擞。几乎每个人都参与购买了公司股票。就连车间的装配也都买了股票——谁都不想错过轻易发财的机会啊。你看,部门的经理们都买了,少的10来万,多的几十万,跟他们总不会错。而且,普通员工还不能直接买!肯定是很赚钱,不是谁想买就能买到的!这样想的占大多数,于是工人们将平时节俭下来的一万两万按照公司通知精神,通过本部门的主管或者经理去买公司的股票。 #p#副标题#e#

几乎是一夜之间,大家都成了公司的股东。主人翁意识空前高涨。如果说上市消息给公司打了一剂强心针的话,那大家都成为股东这件事情,则是实实在在的给公司每个员工打了一份兴奋剂。

更让吴凯高兴的是,前一阶段缺钱的事情也得到圆满解决。几个上家对他们前期拖款的事情不但没有追究,而且给他们进一步增加了额度支持。因为,吴凯告诉他们前一阶段缺钱是因为公司在准备上市。现在,上市基本理顺了,钱还了,他连讲话的底气都更足了。

做生意有时候就是这样。公司越大得到的支持就会越大。对于大多数的公司来讲,上市公司都是庞然大物。与这些大公司做生意,风险肯定是很小的,拖拖款也是可以忍受的。

吴凯明显感觉到上家以及客户对他的尊重和支持比以前要大得多。越是这样,他就越是积极地做公司的义务宣传员。他负责的这块业务,几乎行内人都知道了他们公司要上市。

吴凯正在品茶,商务汪金娜拿了销售单给他签字。“你今天的衣服真漂亮!”心情大好的他忍不住夸赞了商务一句沈阳专治癫痫的医院

“谢谢!”商务小汪本来就对吴凯有好感,第一次听他夸自己不经心神一荡,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居然鬼使神差地说道:“你还买公司股票了?听我姐说我们这样的公司肯定上不了市……”

吴凯不禁一愣。再一了解,原来汪金娜的姐夫是市长秘书。从他的嘴里得到的消息应该八九不离十。吴凯没想到小小的商务居然还有这样的背景,不自觉地对她刮目相看。末了,还是嘱咐她千万不要和公司里其他人说,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汪金娜连连点头。实际上她说了就立刻了——姐姐曾一再要求她千万不要和任何人说这个事情。看来,“情使人变傻,冲动使人发昏”一点没错。

商务退出后,这次变傻的轮到吴凯了。他怔怔的望着面前的墙壁,嘴里无意识的喝着刚泡的龙井,分明他品出的是丝丝的苦味。初秋的中午,房间还需要开着空调。但他明显的感觉到的寒意正从他的脚下阵阵袭来。

“他妈的!你怎么搞的!嗯?”栾总瞪着铜铃似的大眼,拉着因气愤而憋得通红的驴脸,拍着桌子破口大骂。

金飞垂首站在栾杰的办公桌对面,连坐下都不敢。面对着栾杰发疯似的大骂,无言以对。

“妈的!说话!”栾杰一气愤起来就会恢复其草莽出身的本来面目,粗口不断。

“是的!栾总……只是……市里人员发生调动……这个,这个没想到……”金飞在栾杰咄咄逼人的逼视下紧张得腿下直打哆嗦,说话也结巴起来。

“妈的!老子这么多钱投资了,转眼他妈的拍拍屁股走人了!真他妈贪官污吏!”栾杰骂骂咧咧地说道,“你他妈就是猪头!弱智!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就不会事先察觉?”

金飞战战兢兢站在那里,唯唯诺诺的点着头,他知道这次这个篓子捅大了。其实,当他知道他们重点拉拢的(或者说“投资”)的那个人这次马上要调走,他当时就有点懵了。而且,这个消息还是这个市府要人亲口对他说的。再说了,人家是政府领导,他金飞只是代表公司请人办事;人家这次帮不上忙也明说了,又不是不想帮,你总不好马上和人家翻脸吧?退一万步来说,前面送的“攻关费”一个没有留证据,二个就算是有证据你总不好自己告自己行贿吧?得了,碰到这种事情,只能自认倒霉。

“点头点头!光知道点头!他妈的,给我说话!”栾总气愤的拍打着桌子。

“是是是!那个上市名额……已经被……基本上被另一家争取了……”金飞头上冒着汗,说话还在打着哆嗦。其实他说基本上给人家搞去了,实际就是已经完全没希望了。人走茶凉在官场上似乎从来就是恒古不变的定理。这次这位市府要人人未走茶已凉,即使想打招呼恐怕也没人会将他当回事的。

……

“真是个猪脑子!给我滚出去!”栾杰骂了半天没有骂出个结果,如果不是面前隔张桌子还真要拿脚踹过去。

财务总监金飞早已被他给骂的大脑短路了。听到此话如遇大赦,连忙夹起笔记本低着头灰溜溜的窜出栾杰的办公室。

“妈的!他妈的!……”栾杰一个人在办公室踱来踱去,边走边骂。

吴凯垂头伤气的回到了家。放下包,一屁股坐到沙发里一言不发。

“怎么了?老公~,累了吗?我来给你捶捶背。”小美最近心情特别好,连脾气都变的温柔了。只是这种改变吴凯总是觉得怪怪的,不过总比以前母老虎要受用得多。

“哎!小美,今天得到一个不好的消息……”吴凯看着“温柔”的小美欲言又止地说道。他一是不忍心破坏小美沉浸在憧憬中的心情,另一个也是害怕小美变本加厉的发挥“母夜叉”脾气。但是,事情发生了,迟早都会知道了。所以吴凯试探着和小美提起这件事情。

“有点不顺也是正常的,不要愁眉苦脸啦。回家就把工作放下,高兴点。你看,我今晚给你熬了鸡汤呢!”想不到小美开导起他来了。

吴凯真是哭笑不得。他能想象得到如果他马上说出实情家里会是怎样的情况。他太了解小脾气了——经不起刺激,脾气不好,但是本质不坏。就是俗话说的“刀子嘴,豆腐心”。而且这么几年来,她跟着吴凯过着颠沛流离的打工,虽然嘴上不饶人,却也是不顾家人反对,风里来里去的和吴凯一起走了过来。这也是吴凯能够一直得以忍受小美坏脾气的原因——他觉得他亏欠了小美。

于是吴凯岔开话题,顺利的吃完小美特别为他炖的鸡汤。小美问他好不好吃,他说好吃。问他香不香,他说真香。其实,除了感觉有点烫嘴外,从头到尾他就没有吃出今晚鸡汤是什么味来。

西宁哪里能治疗癫痫这晚,小美温柔的就像一只小。躺在床上她还不断和吴凯重提过去约会的浪漫。在小树林里,在秦淮河畔,在紫金山下……

现实里所有的一切,在浪漫的映照下,都显得是如此的美好。吴凯看着小美带着甜甜的笑容进入了乡。

然而,吴凯却怎么也睡不着。他在想着白天商务汪金娜那神秘的表情,以及和他说的话。他想起以前从哪本管理类书籍里看到的“墨非定律”——大意是你越是担心会发生的事情,它就一定会发生。他感到心口像是被压了一块大大的石头,越来越沉。这一夜,吴凯失眠了。

“快醒醒!再不起来就要迟到了!”吴凯朦胧的听到有人在催他起床,接着就感到耳朵一痛,人就一骨碌爬了起来。吴凯有睡懒觉的习惯,而上班迟到是要扣钱的。为了不和银子作对,吴凯特授权小美早晨可以动用“武力”让其起床。不过,这回吴凯感觉好像刚刚闭上眼睛天就亮了,头还昏沉沉的。

匆匆的吃完小美准备的早点,吴凯习惯性的急急忙忙的向公司赶去。

到了公司看了一下,还好迟到三分钟——中江公司规定迟到五分钟以内可以不算。这是查仁来到人力资源部改造的“人性化管理”的一部分,也是唯一让公司员工感到高兴的一部分。

刚一坐定,吴凯就接到查仁的电话,通知他一小时后到公司大会议室开会,内容和公司上市有关。吴凯的心里七上八下,他真的不希望公司这么早就宣布上不了市这个消息。可是,昨天汪金娜的话,凭直觉他能够感觉到那些话的真实性。

心不在焉的在办公室做了一小时后,吴凯来到了会议室。他发现公司的中低阶主管到高管基本上都到了。这次会议规模不小。十几分钟后,栾总来了。立刻,刚才还显得非常喧哗的会议室变得鸦雀无声。栾杰扫视了一下大家,说道会议开始。不过这次却没有按照他一贯的风格直入主题。栾杰先是花了近十分钟的时间向大家介绍了公司发展愿景。而这些,基本上公司员工都快会背下了——公司的简介上就有,且新进员工必读。紧接着,栾总话锋一转,谈起目前公司所处的关键阶段——上市。他说上市并不是目的,那只是一个手段,为了公司更好的发展壮大的一个手段。但上市将是公司发展的一个重要的里程碑。同时提到本市的星宁公司上市后同时诞生了一百多位百万富翁,几十位千万富翁。言下之意不言自明——中江上市了,在座的各位都将身价暴涨。栾杰的鼓动能力确实非同一般,马上下面的员工就大都显得群情激昂了。这个时候,栾杰说道,为了让大家更好的分享到公司上市的成果,他宣布实行上市前的公司内部二次融资。具体细则由人力资源部查仁向大家汇报。此时,下面有人开始交头接耳。栾杰又鹰眸似的扫视了一下大家说道,当然这是自愿的。会场顿时又变得一片安静。接着,栾杰对查仁交待了一下就先行退场了,显出十足的老板派头。 #p#副标题#e#

查仁给大家详细说明了配股的。大概是二次申购内部股是买二送一,同时将第一次购买的内部股中的一部分算到赠送基数里面去。反正就是二次购买的越多,赠送的越多;如果不二次申购,第一次的购买就不能得到任何的赠送。如果动点脑筋,傻子都能够明白,本次必须出手购买内部股才是最划算的——才能将前面的“本”带上“利”。

这确实是一个很好的二次融资方案。你买了第一次,这次想不买都不行。而且公司的目的是为了让大家更好的分享上市的成果,机会几乎是百年一遇。在暴利面前,人是会疯狂的。大家议论纷纷,都在认真计算如何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资金里“投资”利益最大化。

这里只有一人例外,他就是吴凯。在所有人都因兴奋而显得神采奕奕的映衬下,吴凯明显显得精神萎靡,一眼就能看出严重睡眠不足。

在一片习惯性的掌声中,查仁圆满结束会议。

吴凯感觉头昏的利害。看来昨晚失眠对他的影响很大。他看着同事在自己眼前像影子似的一个个飘然而去,而自己却机器似的机械地和他们打着招呼。

吴凯的双腿架着吴凯回到了办公室。刚坐下他就觉得上眼皮在地球重力的作用下无可挽回地向下做自由落体运动。朦胧中,他看到了公司顺利上市了,自己当初的购房款一下子翻了30多倍……他还看到他和小美在进行曲中优雅地缓步迈向属于他们自己的豪华的新房……

“吴经理!吴经理!”吴凯在一阵轻轻的摇晃中微微睁开眼睛,他看到一个红红的影子在他眼前晃动。慢慢的这个红影清楚了——商务汪金娜正一脸焦急地盯着自己。吴凯心里一凛,立刻清醒了大半。

“什么事?”吴凯坐直身体看了下时间,“啊哟!都两点啦!睡了两个多小时啊!”

癫疯病是怎么来的

“人力资源部查总让你去一下呢。”汪金娜望着吴凯说道,脸微微的泛着红,“我把你电话拿掉了。刚才他们的商务过来和我们说的。”

吴凯定睛一看,自己面前的电话话筒离开了话机。他刚要责怪汪金娜,但是抬眼看到微泛着红晕的脸和真诚的眼神时,心里却又微微的一颤。话到嘴边又生生地给咽了下去。

吴凯来到查仁的办公室。查仁嘴里叼着根茄,卖弄的吸了两口。吴凯看了觉着有点恶心。一看就知道这是查仁从栾杰那边讨要过来的“时髦货”。

“吴经理,这次和你沟通一下股权认购事情。不知道你这个部门大概还能认购多少?要知道,这次可是最后的机会,给大家参与公司分享的最好的机会。”查仁边说边斜着头撅着嘴缓缓的吐出一个烟圈。

“还没统计。估计大家也都没钱了,上次都已经买了。”吴凯随口答道。确实没有统计,因为刚才他一直都在睡觉。

“要知道这次可是有赠股啊!还有这次允许员工以自己个人名义买内部股,这个你也可以回去说一下。这是今天栾总刚刚同意的。”查仁歪着脑袋,微微的笑着,“那你尽快统计一下吧!其他部门都已经统计差不多了。机会难得啊!”

吴凯心情复杂的看了看查仁,站了起来转身回去了。

虽然汪金娜这几天没有和吴凯再提起公司上市的事情,但吴凯却越来越确信汪金娜上次所说的话。只是,在事情没有发生之前人们总是希望能有奇迹发生。再说,栾杰本身就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奇迹。谁知道未来究竟会是怎样的呢?大家在憧憬的时候都说“未来是美好的”,也许正是因为未来的不确定性,才使未来看起来是如此的美好。

吴凯在矛盾中渐渐的感到有些茫然。

这几天,阳光明媚。吴凯的心情渐渐好了起来。因为他觉得对于善创奇迹的栾总来说,一切看起来都是可能的。虽然他本人没有再认购新股,但是他却也没有对其他同事购股提出任何意见。相反,他如果自己兜里有现金肯定也会掏出来二次购股的。

最近业务开展得不错。大家积极性都很高——生意好了就意味着奖金涨了。只是最近公司好像又是因为上市的问题导致现金周转不是很流畅。好几个供货的上家已经催款了。它们都能够理解公司上市这件大事,所以催得不算太紧。

栾总最近到国外出差了。公司里传说是去谈国外投行去了。听说是高盛还是美林的,反正玄乎得让人听了激动。特别是新买股的同事,最近打招呼几乎都变成“听说是高盛”等没头没脑的话了,一个个都显得咋咋唬唬的。

大家通过财务情况逐步了解到上市是一件复杂的事情。因为最近老是缺钱。听说要经过很多的审计,什么会计师事务所啦,律师事务所啦等等。反正因为这些部门的上市审计,所以必然影响到财务的现金状况。因而,大家对上家催款也都是不断地解释并希望对方理解。对于没有经历过上市的上家来说,也只能报以容忍限度内的理解了。个别关系一般的上家竟然毫无人情味的给财务部发了催款律师函过来。大家基本上都是见怪不怪了,公司里除了议论上市的各种小道消息外,倒也一切平静。

这天,吴凯正在上班路上,突然接到小美电话。

“喂!小美!”吴凯拿起手机说道。

“吴凯!完了!我们完了!”小美带着哭腔的声音让吴凯听得毛骨悚然。他觉着家里一定出大事了。

“小美!怎么了?慢慢说,别急!”吴凯故作冷静的说道。

“你看看今天的晨报!我们完了……”吴凯下面已经听不清楚了。他只是感觉今天所乘的公共汽车特别安静,安静的连一丝喘息的声音都没有。车上所有的乘客就像在表演无声电影。耳朵边是如此的安静,可是他感到自己的脑袋却是嗡嗡的鸣个不停。

车刚停靠站,也不管到哪里了,吴凯三步并两步的冲下了车,急急的奔到旁边的报亭,匆匆的拿起一份早报飞快的翻看起来。突然,他停了下来,盯着一个大大的标题目不转睛的看着——“某某局长受贿遭双规中江公司负责人跑路”。

“怎么会是这样?怎么会是这样?为什么报纸比我们先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吴凯喃喃的自语道,目光呆滞的看着手里的报纸。这时候吴凯的手机又响了。他好像没有听到。手机好像处了毛病,一直响个不停。忽然,他好像想起了什么。他抓着报纸疯了似的向公司跑去。

“小伙子!你还没付钱!”卖报纸的老头从报亭伸出头破着嗓子冲着吴凯迅速跑去的背影喊道。

2008-10-

首发散文网:

© wx.eqtgj.com  极品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