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伤感文章 >

在心底还你深挚绵长的爱_散文网

谢谢你给我浅淡轻盈的喜欢,我仍愿在心底还你深挚绵长的。

——题记

Chapter1

她延着九曲长廊往前跑,似有无形力量在牵扯着她。廊檐上挂着红色纸灯笼,模糊的光映衬出她氤氲的脸。左转右拐,进入内院,亭台楼阁具齐的精巧建筑,丹桂开的一片灿烂,浓浓香气扑面而来。

她停立在一处假山旁,只觉得那种心悸的感觉近了一点,又近了一点。

绕过假山,桂花树下负手站着一个青衣男子,细碎的桂花瓣落的他满肩都是。( 网:www.sanwen.net )

她只觉得口干舌躁,欲开口,干燥的嘴唇上渗出细密的血,像是暗妖娆盛放的红花。男子转过隐在暗处的脸,模糊成一片明亮的光,只听见一把温润男声,嬉水,我终于等到你归来。

浅喜自中惊醒,摸索着拿水杯喝水。轻轻按住心脏,悬着的心终于安静下来。

已是第6次做相同的梦,梦到桂树下挺拔的男子,只是每次都看不清他的脸。那个被他宠溺的唤做嬉水的人到底是谁?

浅喜揉揉太阳穴,拿出手机,凌晨2点,蓝色的屏幕跳动出淡淡的光。她手指翻飞的按着键盘,童颜,我今晚又梦到那个人。

童颜,自小与浅喜玩在一起的人。幼年时穿同样的白色蕾丝裙子,同样的艳红色皮鞋,剪同样的娃娃头,两人往那一凑,变如同双生。她们住同一个大院子,两家同在大机关,父母恩爱,家庭和乐,都是家室清白的。

童颜曾拿着杂志,枕着浅喜的膝盖,说,哎呀呀,为什么不能像杂志里写的那样,父母决裂,然后我就成没人要的小孩,接着遇见一个爱我的人,对我死追活追,我愣是不动情,决绝的转身离开。说罢呵呵笑了起来。浅喜戳她脑袋,你别生在福不知福。童颜嘟嘟嘴。

后来,童颜逐渐长成高挑秀美出众的女生,从容辗转于各大校园活动,追求者亦是从教室排到了校门口。浅喜开玩笑的劝她好歹挑一个,省的耽误了那一大帮男生。她皱皱眉毛,可我还没等到心里的那个人。童颜一句玲珑剔透的话把浅喜挡了回去。彼时的童颜是早熟的少女,而浅喜外表还是一副木木的样子,厚重的童花头,前刘海用发卡别住,低眉顺眼的站在童颜身边,甘心成为陪衬。

曾有看不贯童颜的女生挑拨道,你整日跟在童颜身后,就不觉得委屈么。浅喜嘴角挑起一抹笑,怎么会。

童颜很快回短信道,浅喜,你是不是思啊。哈哈。一贯调皮的语调。

浅喜想了想,回复道,你以为我像你一样啊,小妖精。童颜,医生说我身体好转不少,已准许我明天回校。

有半年,浅喜一直困在那个全封闭的病房里,连看出去的天都是灰白色。

药水呛鼻的味道,护士冷漠的笑,医生摇着头说这的病真难办啊……在父母低声下气请他收下红包后终于笑着说,我们会尽力。人世的虚伪浮躁,浅喜尽收眼底,无能为力。

半年来,浅喜没有流眼泪,只是配合着治疗,反过来安慰父母。

半年,从死亡线上走了一遭,最后终于找到与匹配的心脏,换心手术得以正常进行,这些都逐渐让这个羸弱的女生变的坚毅,懂的惜福,懂的冷暖自知。

童颜的电话很快打过来了,她在电话里嗷嗷的叫,你终于要回来了啊。又能和像那样啦。那哦明天来一起上学哦。

浅喜淡淡的恩了一声,叮嘱她早些睡觉,便挂了电话。

不是谁都会深夜你需要的时候陪你发短信,陪你说话,给你安慰。

——除非那个人十分十分的疼惜你。

浅喜记得,自己十五岁生日那晚,童颜指着她两个黑眼圈说,呐,晚上睡觉失眠啊,我以后24小时为你开机啊。一句看似漫不经心的话,把浅喜的眼泪生生的逼了出来。

后来,童颜就一直履行她所说的话。两人日渐笃定。习惯彼此的存在渗入骨髓。

浅喜想着种种,终于沉沉睡去,一夜无梦。

春日暖阳。浅喜在屋内收拾书包的时候听到高兴的叫喊,童颜过来了。浅喜笑着应了一声,转过头,行动如猴子一般敏捷的童颜已经闪进了房间。

童颜按住浅喜的肩膀,恢复的不错哦。

浅喜自镜中看到反射出的自己,齐肩的长发垂在耳边,苍白的皮肤,眼睛如同小鹿一样惶恐。浅喜知,自己不是不美,而是这种美太苍白柔弱病态,远没有童颜那样活力。她无奈的笑笑。

童颜似看出她的心思,从口袋里掏出一管美宝莲的果冻唇彩,刮了刮她鼻子,你返校第一天,当然要喜气一点,庆贺新生喽。

浅喜对着镜子延着唇线慢慢的涂抹,手一颤抖,唇边多出一道嫣红,仿佛一个突兀的伤口。

Chapter2

苏浅喜同学因生病住院而落了一个学期的课,现在总算回来了,大家要多关心关心她啊,

咱们一个集体总算齐了啊!班主任在讲台上讲的激情洋溢,而底下的学生都懒懒的拍手鼓掌,谁都知道,苏浅喜功课了得,她回来了,摆明就是与他们争名次争分数。只有童颜和子明笑的灿烂的站起来,鼓掌鼓的手都通红。

齐子明侧头看浅喜,半年未见,只觉青少年癫痫病能治愈吗得她越发苍白娇小,眉眼里却多了几分坚韧之色。

初见浅喜是在高一新生入学校的晚会上。原定演唱者童颜因身体缘故请了假期,班主任急的团团转,无奈之下把浅喜一把推上舞台。

浅喜踉跄着从舞台后面出来,眼睛被头顶的镁光灯耀的争不开眼。与其他表演者不同,她显的很仓促,脂粉未施,穿军绿色碎花布裙,头发散散的批下来。坐在舞台前排的子明像是被什么钉住一样,不得动弹。

出乎子明的预料,浅喜片刻后就恢复镇定,握着话筒闭着眼睛,唱了陈绮贞的那首《表面的和平》,我小心翼翼,维持表面的和平,为了不让你,伤了我的心。

台下的喧嚣消失在浅喜的歌声里。她如孩童般细弱的声线,唱陈绮贞的歌恰到好处,高音的时有一点点爆破,却别有一番味道。

末了,底下响起雷鸣般的掌声。子明看着她不像其他表演者那样作秀离场,而是恭敬的鞠了个90度的躬,一句谢谢,就匆忙离场。

自此,苏浅喜的名声就传了出去。

齐子明亦是同样优秀的男生,学生会宣传部部长,富裕家境,得体谈吐,拔尖成绩,是很多女生心中的王子人选。

但他却死心塌地喜欢上了浅喜。展开轰轰烈烈的追求。

每日送爱心早餐,浅喜却让童颜退还给他,子明死皮赖脸的说,童颜姐姐帮帮忙喽。童颜瞪他一个白眼,你敢乱动浅喜我不灭了你。

故做不懂的向浅喜请教奥数题目,谁都知道,齐子明都是年级第二,怎会不懂。童颜插出一脚,不要借机搭讪!齐子明吐吐舌头。

终于有一天,童颜因事未与浅喜一起离开学校,恰巧那天又是大倾盆。浅喜带来的伞莫名其妙的不见了,于是只能在走廊里雨势渐小再离开。如很多电视剧桥段一样,子明走过来说,我送你回家。浅喜转过头对他微笑,不用,谢谢。然后一头往雨里扎去。他偷偷藏了她的伞,原以为浅喜会同意自己送她回家,没想到……

子明看着她瘦弱的背影渐行渐远,开始有点明白,自己是抓不住这个女生的。

次日,童颜就啪着他的桌子,都怪你,害的浅喜生病感冒了!

子明这才意识到自己做的事情多愚蠢,再理智的男生陷入了感情中也一片混乱。

隔了一个礼拜,浅喜回校,子明在也没有做任何激烈追求她的事情,他知,他这样做,只会让浅喜离他更远。于是他选择静默隐藏。

有好事的人唏嘘,喏,那个齐子明原来也只是一时脑子发热啊。子明听到这些话,淡淡一笑,不辩解。

后来碰到浅喜是在后楼梯间,子明清晨打扫的时候看到她坐在楼梯上碰着英典,轻声朗读。

清晨的阳光毛茸茸的照进来,包裹的浅喜一片。

子明拿着扫把局促的站在那里,半晌憋出一句对不起。浅喜抬头,扯起一个笑,没什么的。

她拿着书站起来,在楼梯上与他擦肩而过时,子明匆忙的说,我喜欢你呀。

浅喜的背影顿了顿,我在等自己心里那个人。

子明看着她小跑下楼的背影说,现在让我照顾你,等你等来了心里那个人,我就离开。

话一出口,子明自己也惊吓,原来竟可以如此委屈。

他不知道浅喜欢有没有听到他的话,苏浅喜,我喜欢你,是我一个人的事情。

子明对着阳光笑了。

Chapter3

浅喜坐在靠墙的位置,望着窗外小花园里姹紫嫣红一片,心里却是一丝丝的冷。

从跨进校门到入坐,一路上承受了太多的眼光,浅喜不是没有听到身边的A女B女C女八卦自己,她们说,这个就是年级第一啊,听说她半年前在上突然晕倒哦,整个人还抽搐,口吐白沫,真是吓死人,不知道得的什么怪病。你看她那副病怏怏的模样,以为自己林黛玉啊,装什么装。

童颜无视那些留言,一路握紧浅喜的手与她说笑。

起那次运动会,童颜就牙痒痒,都怪那个齐子明,要不是他,喜欢他的女生怎么会算计让你跑步,你又怎么会……

浅喜用食指抵住她的嘴,算了,都了。是我自己逞能要跑……

班主任接着说,除了苏浅喜同学回校这事值得庆祝,我们班又来了一位老师陈良夜,负责大家本学习的学习。这位老师以前也是我们学校的学生,而且是风云人物哦。底下有女生骚动起来,小声的交头接耳。班主任骄傲的补充了一句,他以前可是我的学生!

浅喜欢收回了视线,陈良夜是在这个时候走进来。

他穿了一件简单的烟灰色休闲西装,靠在讲台边对大家说,HELLO。容貌峻朗的男老师,有种不怒而威的架势。

浅喜的眼前明明就是笑的灿烂的男生,她却觉得他身后有大片飞掠过,成疾。浅喜不自觉的想起梦里那个青衣的男子。似曾相识的感觉铺天盖地涌过来。

心脏扑通扑通的跳。浅喜别过头去,从书包里拿出药,就着水喝了下去,逐渐平稳。

下课时,很多女生都围在良夜身边,嗲嗲的陈老师长陈老师短。最后连童颜也大呼良夜有味道,加入了这群女生当中。浅喜无奈的摇摇头。

子明是这个时候坐到浅喜身边,一起出去走走。

浅喜笑笑算答应。

两人绕着操场湖北治癫痫病的专业医院一圈圈的走,子明说,我不知道会给你添这么多麻烦……

浅喜踮脚捏捏他的脸,动作亲昵的让子明不知所措。

浅喜眨眨眼,我知道我住院那段日子一直来看我。我没有怪你。是我自己当时太好胜。

浅喜看着子明微微泛红的脸,也不知道怎么的,换了心脏,看到你就很亲切。

子明呵呵笑两声,乱七八糟说了句,有时候人的生理构造很奇怪的。

浅喜咯咯的笑起来。

Chapter4

回到教室后,就听到童颜在今天晚上的PARTY,说是庆祝浅喜欢归来陈老师的加入。很多女生纷纷响应。

童颜一把拉过浅喜的手,晚上一起去啊。

浅喜犹豫中对上良夜的眼睛,他冲她点了点头。浅喜说,好吧。

晚上。热闹的自助烧烤馆。浅喜和子明坐在一角看他们高兴的玩猜拳,真心话大冒险。

童颜显然喝多,脸色绯红一片,她拿着空酒瓶敲打桌子,陈老师谈过恋爱没有。很多女生跟着起哄要良夜回答。浅喜和子明也抬起头来含着笑意看他。

良夜摆摆手,示意大家安静。曾经有过。说这话的时候,眼神穿过人群与浅喜撞在一起。

她匆忙的低下头,心悸。

华灯初上,童颜伏在良夜的身上,哈出一口酒气,良夜,你喜欢怎样的女生?

良夜在暗处露出一个自嘲的笑,到如今都不知道如何去爱一个人。声音很低,像是喃喃。

街道两边霓虹闪烁,童颜搂紧了良夜的脖子,怎么办,我好象喜欢上你。

良夜说,傻孩子,现在这种年纪不要轻易对一个人说喜欢呀。

童颜在他背上挣扎着要下来,然后跌跌撞撞的走到他跟前,食指抵着他鼻子,你就是我想喜欢的那个人。字字铿锵。

说完,就转身吐了一地。

后来,良夜与童颜问了很多关于浅喜的事情。

浅喜欢做过心脏移植手术,所以身体一直很虚弱。

良夜意味深长的噢了一声。

,无人入眠。

童颜回到家里,身上还留着良夜的温度,她给浅喜发去短信,我找到了我想喜欢的那个人。

浅喜翻开短信,本想回复,不要太天真。想想怕伤了童颜,于是改发成,你们之间隔了那么远。

心里像是插着刺一样的不舒服,回想起今天与良夜交织的眼神,总是有的,不是么。可是,自己到底不似童颜那样勇敢争取。浅喜想到这里,不由厌恨起自己。

良夜回到家,给自己倒了一杯醒酒茶,掏出皮夹,从最深处拿出一张照片。照上的温婉可人,搂着他的脖子,两人一派模样。照片的背景是苏州拙政园桂花树下。

嬉水,我是不是即将找到你。良夜眼前像是一贞贞画像,交替出现嬉水与童颜的影子。

子明送了浅喜回到家,安静的蜷在沙发上,聪明如他,又怎会没看出子明与浅喜之间的眼波流转。

母亲过来递给他毛巾毯子,叮嘱他不要冻着。

子明拉母亲坐下来,妈,我今天看到姐夫了。母亲的身体一颤抖,他来我们学校做实习老师。

母亲摸摸子明的头,都过去了,你姐姐的死也不能全怪他。早点睡吧。

夜,凉如水。

Chapter5

陈良夜的第一节课上的很成功,大家亦配合的很好。临下课,良夜说为了答谢大家,已经同校长申请明天带大家去社会——去参观苏州园林。

班里一片欢呼。班主任拍了拍他的肩膀,良夜啊,想不到你对这群孩子这么有办法啊……良夜谦虚的说,哪里,只是我也是学生过来的,多少能了解学生的想法。班主任器重的拍拍他的肩膀,好好干。

良夜说完,童颜就举手说,陈老师,我想借用你这节课程的一点点。

班主任显然因童颜的举动不合规矩而瞪了她几眼,良夜却很绅士的做了个请的动作。

童颜吐了吐舌头,拎着一个大袋子跑上了讲台,今天是浅喜的生日,我们祝她生日!

浅喜抬起头,看到童颜干净明媚的脸,心里涨满了温暖。

这是我全班一起折的千纸鹤,恩,希望苏浅喜同学以后能健健康康。

班里响起热闹的掌声。

浅喜在这个班中安静的让人忽视她的存在。虽说班里的同学与她平素里都没有任何交往,有时候甚至在背后说她坏话,可是人的感情喜恶来的快去的也快。

最后,在童颜的带动下,以一首方言版的祝你生快乐结尾。教室里欢笑连连。

浅喜收到子明发来的短信,下课在后楼梯间那等你。浅喜欢说,好。

子明从身后拿出的礼物是一个大嘴猴的抱枕,你以后不舒服了就靠着他,生气了就打他,想我了就亲他。

浅喜笑盈盈的接过,少贫了你。

子明欲言又止,浅喜抢着说道,子明,我感觉你就如同我的弟弟一般。

心里像是什么地方塌了一块,子明无力的点点头,对,就是弟弟。

浅喜扬了扬手中笑的一脸欠扁的大嘴猴,谢了。那我先回教室了。

浅喜欢离开后,子明一个全国癫痫病怎样治疗人坐在台阶上,窗外是大片让人不忍哀伤的天,可是为什么心里还是像挖了一块那么疼。子明捏了捏自己,一个大男生,拿的起放的下,没关系。对着天给了个大的微笑。

感觉背后被人拍了一下,转过头,看见良夜。

子明换上一副冷冷的表情,嘲讽的说了句,姐夫最近过的不错嘛。

良夜把手搭在子明的肩膀上,子明毫不客气的甩掉。良夜像是做错了事情的孩子低垂着头。

事到如今你终于肯出来了。子明满嘴都是讥讽。

呵,当初若不是你执意要去取景拍照,姐姐怎么会爬到危楼上,又怎么会身亡。而你呢,事情一发生就逃的远远的,像是躲避瘟疫一样,连她的最后一面都不愿意见。你知道么,姐姐最后一直在说,不关良夜的事不关良夜的事!

子明说的有些歇斯底里。他不明白,为什么一但与自身扯关系,秧及到自己的时候,人都会选择躲避和隐藏。是不是所有人都这般自私。

良夜呆在那里,子明推开他走了出去。

身后是良夜的声音,子明,我想我找到你姐姐了。

童颜是在后楼梯找到了良夜,他靠着墙角吸烟,样子很颓废。

童颜半开了门很轻的喊,陈老师……

良夜迅速的熄灭了烟,咳嗽了两声,抬起头时,眼睛分明是红的。

我来确认一下明天几点出发。

上午十点吧。

童颜点了点头,关上了门。心里像是被针扎了一样细细的疼。她想走过去,抱抱他,可是正如同浅喜说的那样,你们隔了比万水千山还远的距离。

童颜想,就算自己跋山涉水为他奔赴过去,他又能否爱上自己?到时候死的尸骨无存的只有自己。

聪明如童颜,在感情里人都是先为自己的得失考虑。那些奋不顾身全是里的狗屁。童颜一脚把路旁的空可乐罐踢的老远。

她告戒自己,及早回头。安心学习。

Chapter6

次日清早,女生们都打扮的漂漂亮亮,带了各自的小包,装了中午的食物。

去的是苏州拙政园,离学校只要半小时的车程,一路上大家唱歌嬉笑,一派生机勃勃。

一到拙政园,良夜规定了集合时间,大家作鸟兽散。

浅喜支开童颜与子明独自一人延着九曲长廊慢慢走过去,似乎回到那个追随自己许久的中一般。四周喧闹的人声似乎都屏蔽掉了,浅喜深刻的感觉到,就要见到那个男子了吧……

于是,她凭借着,如同梦境中那样左转右拐,可是到的地方并没有假山也没有桂树。只有一片池塘,很多游客争相照相。

浅喜吁出一口气,笑自己傻,梦哪能当真。

浅喜在园子里左转右转,越走越偏,感觉逐渐离了人群。她看表,已经过了规定集合的时间,想毕良夜与同学该着急了吧。

浅喜兜兜转转,依旧没有找到出口,只得独自徘徊。看到一扇月洞小门,走进去,假山立在眼前,饶过假山,就是一棵已经枯萎的桂花树。

浅喜嗤笑,果真还有这么个地方,可是却少了那个青衣男子。

浅喜听到身后有人喊,嬉水嬉水。一转头,看到穿藏青色衬衫的良夜。

良夜见是浅喜,呼出一口气,原来你在这。

浅喜走近,刚刚你喊的是嬉水么。

良夜点点头,恩。以前与嬉水一同来拙政园,寻得这处僻静的地方,没想到你也找到这里来。

良夜向浅喜讲述了他与嬉水的,不过是寻常模样,读书时结识,本打算,没想到嬉水竟出了意外……

浅喜说,良夜,你知道么,我一直在梦里听到一个青衣男子唤嬉水的名字,想必就是你……你知道么,第一眼见到你我就有熟悉的感觉。

良夜拥住了浅喜。她觉得勃颈间凉凉的一片。有暖风吹过来,似是一只温柔的手抚摸着她。浅喜觉得耳旁似有一把温和的女声在对她耳语,帮我照顾好良夜。

夜,我回来了。你不要难过。浅喜欢不自觉的说出这句话。

良夜紧紧抱住浅喜,自嬉水离开,他就一直不断的自责怪,如今终于得到原谅。

浅喜突然回过神,蹙蹙眉毛,嬉水到底谁?为什么一直如影随形的跟着她?

太多的疑问在脑海里打转,可是她到底还是贪恋这个叫陈良夜的男子的拥抱。

谁都没有注意到,子明扶着月洞门呆呆的注视着两个人,嘴角浮现起一抹冷笑。

Chapter7

自那日与良夜分手后,两人在无交集,偶尔在课堂上眼神相碰,良夜也只是不动声色的转过头去。每每浅喜拿着作业去问问题,他也只是借故走开。

浅喜几次欲开口,最后终做罢。她心里明朗,她之于良夜只是特定地点的一个影子替身而已。

后来童颜也曾八卦的问,那天你走失去了什么地方,怎么同陈老师那样晚才归队,真是急我们。浅喜回想起那天傍晚温暖的拥抱,即使知道不属于她,嘴角还是荡漾起一抹微笑,可是心里却是一波接一波的酸。

童颜看她眼神飘忽的样子,刮了刮她的鼻子,说!是不是暗恋上了陈老师!

浅喜转过头,慌张中把手边的杯子打翻了。

朝阳哪的治癫痫好,治疗医院这样选童颜跳上桌子,浅喜,向陈良夜这么自持的男人又怎会喜欢上你。趁早拔出来。

浅喜淡淡的说,童颜,我知道你也喜欢良夜。这番话想必也是你想对自己说的吧。

两个子心照不宣的笑了。

童颜,你知道嬉水是谁么?

童颜挑眉,当然知道。陈良夜心上的。改天你有空去学校档案馆查查她的资料就可以。

说完,就摆摆手,我找陈子明打球去。

浅喜调侃,什么时候你和他好上了?

咱们俩是难兄难弟啊。

童颜留给浅喜一个坚毅的背影,可是浅喜知道,那么不容易动感情的童颜,此次动了感情,表面上看似云淡风轻,知道其中厉害关系,早早退了出来,可是心里恐怕也是如自己一样翻江倒海。

她叹了一口气,回荡在无人的教室里。

一切皆因陈良夜。这是她们的劫。

后来浅喜就真的去了档案馆,在厚厚一叠落满灰尘的档案里翻出齐嬉水的档案。

照片上的女子17岁,淡淡的笑,清丽的容颜。在个人简介里更是风光无限,曾经认A中学生会主席,全国奥数冠军……

也只有这样优秀的女生才能赶的上良夜的脚步吧。

在档案的最后,还有一张合照,嬉水与良夜拿着奖杯并肩而站,在阳光下笑的无敌。

后面有人轻轻走过来,拍拍她的肩膀,浅喜惊了一跳。

我问童颜,她说你在这里,我便找了过来。从拙政园回来,子明整个人郁郁寡欢不少。

浅喜,那天我其实也去找你了……

浅喜走到窗前,春日的阳光铺天盖地的照了进来。

浅喜,我想说的是,齐嬉水是我的姐姐。她的死都是因为良夜。而他,却不负的一走了之,如今才敢再次回来。

浅喜环胸,良夜那时走,想必也是因为难以接受。

浅喜,我知道你做过心脏移植手术,你知道捐赠者是谁么?

自从手术成功后,浅喜就一直想知道好心捐赠的人是谁,而母亲也只是说,这世上还是好人多,都不愿意留名。

“是我姐姐,齐嬉水。那日她从楼顶摔下,送去医院,已经难活命,于是选择器官捐赠。”

浅喜跌坐在椅子上,怪不得自换心脏以后,常常会出现那个梦境,看到子明就有莫名其妙的亲切感,看到良夜仿佛是相遇了几世。

原来,嬉水的心脏也是有感情的。她寄居在浅喜身体里面,完成那些未完成的喜欢。

子明愤恨的说,若不是良夜,姐姐怎么会死,所以,浅喜请你远离他。

浅喜笑了笑,子明,姐姐没有怪过他。一切都是意外。

浅喜抱着一叠资料离开,偌大的档案管只留下子明一个人不得动荡。

Chapter8

那日,浅喜与子明一同去拜祭嬉水。在墓地上碰到了良夜,他比以前更清瘦。

此时的良夜,已经不在A中实习。浅喜记得,良夜离开的那天,班上很多女生都哭了,有些骂骂咧咧的在诅咒子明。该死的齐子明,若不是他,陈老师怎么会走。

记得那是堂检测良夜教学成绩的公开课,校领导坐满了教室后排。

开始的气氛还是很好,半途中,良夜提出问题,见子明热情的举手示意回答,变请他起来。

疏料,子明答非所问,请问陈老师,害死一个人的感觉怎样。陈良夜呆在那边,整个人像是被扔进冰库。

浅喜看着一脸唳气的子明,知道他心里的结终是解不开的。一切都要交个时间。

后来,良夜撇下整个班级,独自离开。最后,陈良夜主动,感人www.2jia.cn。

子明再见良夜,心理的愤恨也渐渐平息,或许浅喜说的对,姐姐没有怪过他。是自己太过计较。

子明冲良夜颔首,变提前离开了。留下浅喜与良夜。

良夜说,他已经决定离这里。

浅喜说,你释怀了么。

良夜摸摸她的头,我看到你活的很好,我就开心。

后来,天色渐暗,西边红的像是着了火一样。良夜轻轻的抱住她,道一声再见。

看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浅喜扯着喉咙问,你会不会喜欢我苏浅喜?

良夜的背影顿了顿,转过头笑的灿烂,喜欢。

后来,浅喜欢蹲在嬉水的坟墓旁,最后一次为那个叫良夜的男子流泪。

尾声

良夜走的那天,很多女生都撬课去送他。

只有浅喜坐在教室里,听物理老师讲平行线原则,头渐渐发胀。

摸出手机,给良夜发去最后一条短信,谢谢你给我浅淡轻盈的喜欢,我仍愿在心底还你深挚绵长的爱。连同嬉水的那份爱。

后来,浅喜趴在桌子上沉沉睡去,阳光照的她很暖。

梦中,她又看到那棵桂花树下站着的青衣的良夜,只是这次,一个着紫色纱裙的叫嬉水的女子站在他旁边相拥而笑。

嬉水笑的欢快,谢谢你,浅喜。把我带到良夜身边。你以后也一定会拥有一分同我们一样的爱。

首发散文网:

© wx.eqtgj.com  极品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