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伤感文章 >

两条裙子_散文网

两条裙子

耶杰

一看这题目, 读者可能就烦, 哪里没有两条裙子, 有什么好写的吗。

我这两条裙子不一般, 一条是由蓝向白逐渐过度的色彩, 一条是玫瑰红的色彩。 当然两条都是真丝。

我夸奖的不是这两条裙子的色彩及面料, 我夸奖的是主基督耶稣夸奖我穿上这两条裙子我是“中国主第一人。”

读者你会说, 这是很难断定的, 我想也是, 我两条普通的裙子怎么表明我是“中国爱主第一人。”( 网:www.sanwen.net )

主耶稣启迪我说:“写出你这两条裙子的来历。”

我一想这裙子的来历, 我只好承认穿上这两条裙子我是“中华爱主第一人。”

读者你会说, 什么来历, 如此大的来头?

让我慢慢道来。

先说第一条,由蓝向白逐渐过度色彩的那一条。

我是极喜欢穿真丝的, 这是因为我的经济条件都很好, 所以我穿真丝。 但是后来我丈夫离开了我, 我的经济条件一落千丈, 所以我不买真丝了。 但是那一天我改不了习惯, 还上真丝店里去玩。 在门口我看到有中国真丝店的经理和英国首相及首相夫人的合影。 我的主义情节一直伴随着我, 所以我总是帮中国人说话, 但这一次, 我却帮那首相夫人说话, 因为我看见她比我们的女经理更谦和。

进得店, 店员认出我是以前的常客, 非常热情, 一路陪伴我从一楼介绍到三楼。 那是我们特殊的店,常是外国重要领袖等人物光顾的店, 所以我自然而然地想到了荷兰女王。 我很想荷兰女王来访问中国, 一个原因是因为我曾给她写过信, 她让她的内阁总管回了信, 邀请我到她国家去读书, 还告诉我怎么申请她们教育部的奖学金。 二一个原因是我的确去了她的国家读书, 并且拿到了硕士、博士学位。 三的原因是荷兰女王在1989年准备访问中国时, 我的丈夫在荷兰作为中国留学生代表曾被她召去参加过晚会, 当荷兰女王走到我丈夫面前时, 我丈夫给了她一幅中国书法, 并对她说:“我妻子向你问好。”那时我还在中国, 但是读者你可以想象我丈夫当时有多爱我, 女王召见, 他什么也没说, 说的是他在中国的没名没姓的中国妻子向女王问好。 嘿, 人家荷兰女王就是喜欢, 叫我丈夫患有羊癫疯要如何治疗向我转达女王对于他的这个中国的没名没姓的中国妻子问好。

话说丈夫的事情是的事了, 现在说荷兰女王。 当我在那家特为外国元首准备的中国真丝的店里, 我时时想到为荷兰女王介绍点什么如果她来访。 所以我把那为我介绍众多真丝的女店员打发走了, 我为荷兰女王挑真丝。 我在心里想象着荷兰女王就在身边, 所以我一样一样真丝对她介绍下去。 当我介绍到由蓝向白逐渐过度色彩的那一卷真丝时, 我的心动了, 因为那颜色是那样好看, 我买了一节, 因为我希望送给荷兰女王, 当然我的经济情况是不允许的, 但我想得很淡, 大不了吃几个月稀饭节约出来吧。

我的戏演真了, 我自己买下这节真丝怎么送去给荷兰女王吗?我把真丝拿回家, 我左想右想都没有办法送给荷兰女王。 最后我只好决定自己做条裙子。

我去真丝店做裙子那天天气晴朗, 可以说是秋高气爽, 进店我一眼认出经理,因为照片上见过她, 由于我开口就叫她经理, 她很感意外, 对我很是热情, 亲自带我去三楼做衣服的地方。 走到柜台处, 一看见那量尺寸的女师傅我就吃紧, 因为她不象一个做衣服量尺寸的女裁缝, 她样子装的好象高傲的达官显要一般, 可能店经理也知道, 所以特别带我去以她经理的身份打招呼:“老师, 这是我们的作家, 你好好为她做一件裙子。”店经理对于自己手下的人员称“老师”,而且年纪差不多。 而那样子装的好象高傲的达官显要的裁缝师傅也不推迟, 俨然以老师自居。 我为了好称呼她, 问她贵姓, 她居然要我也叫她为老师, 而且说得很自然:“你叫我老师就行。”

我很是不习惯, 叫她老师不是, 不叫她老师也不是, 店经理站在旁边很难堪, 为了缓和气纷, 店经理找来服装书, 叫我自己选样子。

我坐了下来, 翻起了书。 因为翻起了书, 我便由于职业习惯,想起了我自己是博士, 我还没有选好样子, 那“老师”就走过来, 以决定性的口气说:“这个样式就是旁边一条拉链吗!”我看那“老师”, 穿着很差的衣服, 样式质地都很差, 我对于她要为我作主张选样式很是不放心。店经理觉得很尴尬, 借机走开了。

店经理走后, 她更加“老师”起来, 干脆不理我, 那样子分明在说:“什么作家, 小人物。”我很想一走了之, 因为我化比普通裁缝店高出十倍的价钱不是来受气的。但我忍让、谦卑、柔和、善良的人格起了作用, 我不但没有走, 而且没看见样式就把真丝给了她。 她一边摆布着青海比较好的癫痫病医院是哪家 哪家医院比较好我给我量尺寸, 一边百分之百地招呼着那里试穿衣服的几位顾客。 使我非常吃惊的是那位“老师”并不懂一句外语, 用中国话跟人家外国人讲话, 我看不过, 翻译了几句。 照理, 在这种我帮她翻译的情况下, 一般人都会或多或少地显出尊重来, 但那量尺寸的女裁缝不是如此, 完全是孔子的“唯与小人难养也!”居然当什么事都没有一样, 依然用她样子装的好象高傲的达官显要一般的态度对外国人讲着中国话。 我刹时明白, 是她的本性, 她不是装的, 是她本来就这样大模大样。

我压抑着自己由她安排着一切, 我想起了《圣经》哥林多前书13“爱的颂歌”:4-7说:“爱是恒久忍耐, 又有恩慈; 爱是不嫉妒, 爱是不自夸, 不张狂, 不作害羞的事, 不求自己的益处, 不轻易发怒, 不计算人的恶, 不喜欢不义, 只喜欢真理; 凡事包容, 凡事, 凡事, 凡事忍耐。”

想起这些话,我的压抑变了, 变得来自觉自愿地高兴了, 我想怪不得那些外国人都不对这量尺寸的裁缝说话, 可能是和我一样的缘故, 因为很多国家都是基督教, 人家和我一样的想法。

后来那裙子做出来我去试穿, 那量尺寸的师傅(我认为这样叫比较合适)还在那里, 她为我穿衣服的手的动作完全是决断式的, 我想她就是这样的人, 你拿她有什么办法呢?我只好更进一步地让父上帝赐予我的忍让、谦卑、柔和、善良的品质起作用。

后来我去取衣服那天换了人, 没有看见那位要我们称她为“老师”的中年,而是一个非常谦卑的男人。 我好奇地问:“老师呢?”那青年师傅喜悦地答到:“她不是我们店里的工作人员。前一段我们店里忙不过来, 请的外面下岗的人员。现在人手忙得过来就叫她走了。”

我一半喜悦一半地走了, 喜悦的是那个要我们叫她“老师”的人不是店里的正规工作人员, 那么国家的这个窗口不会给国家摸黑了。 忧伤的是这样一位工作人员做我的衣服?!但我没有责备, 我还是穿这裙子, 从心底里也没有觉得好看或者不好看。

后来有一次, 我穿着这条裙子去上一堂公共课, 老师说我美极了。 班上有个比较的男生很希望接近我, 但我拒绝来往, 因为我不喜欢色情。 虽然我的丈夫离开我五年了, 我一个活在上海, 但尽管如此, 我牢记主基督耶稣的教诲, 决不像平常人一样, 去找男人, 而是紧跟主基督耶稣的脚步, 使自己的行为端庄、严整, 谢谢主基督耶稣的教诲。

从我拒绝那个年中医怎样治小儿癫痫病轻的男生接近我后, 我的身材在这件连衣裙里就变好了, 每次我穿这件裙子, 我都发现自己在镜子中的胖胖的身材变瘦了, 特别是没有了肚子。 但我不以这些为荣, 我穿这件裙子时总想到我的兄弟姊妹, 想到好好地爱他们, 虽然他们有时也像为我做衣服那“老师”。

由此我知道了主基督耶稣为什么会启迪我穿上这件裙子是中华爱主第一人, 不知道读者你服不服?

那么这第二件裙子——一条玫瑰红的裙子怎么也成了穿上就是中华爱主第一人了呢?

话说我这第二条裙子——玫瑰红的裙子, 本意是不买玫瑰红颜色的, 因为我喜欢红色, 但从来不喜欢玫瑰红色, 但是我选择颜色时, 我觉得穿上玫瑰红色我爱主基督耶稣、爱上帝天父, 所以我到处去找玫瑰红的真丝, 好不容易找到一家商店有玫瑰红色的真丝, 但只有二米二, 做不出一条裙子, 但我还是买了, 因为我在乎的是它的颜色。

买下这段布料, 我便去找裁缝, 平时我认识两姐妹做裁缝的, 她们虽然做工仔细,但样式陈旧, 因为她们是, 没有见过很多世面, 但我为了鼓励她们的自, 我说:“这段昂贵的真丝就交给你们, 随便你们做什么样式我都喜欢。” 她们兴高采烈地收下布料, 跟我说一百二十元工钱, 我体谅她们辛苦, 我问:“一百二十元钱够不够。”她们说够了, 因为平常的布料收一百元, 我的布料是真丝, 收一百二十元。 后来我们商定当月的十五号取衣服。 我高兴地回了家, 主基督耶稣在我心中启迪说我在裁缝店一切的过程都是合主基督耶稣的心意的, 于是我牢牢地记住:“由她们选样式, 手工费一百二十元, 十五日取衣。”

后来我因为其它事务去了一躺那裁缝店, 那师傅对我说她女儿考大学, 她十五号要回去乡下几天, 我的衣服推迟到二十号取, 我体谅她, 当即答应二十号取。

回到家我觉得不对, 那师傅说她十五号回乡下去, 但现在离十五号还有一个星期。 我想起了主基督耶稣启迪我的:“由她们选样式, 手工费一百二十元, 十五日取衣。”我想主基督耶稣的话怎么能改变呢, 无论你是天大的事情, 主基督耶稣的话是不能改变的。

于是我赶快去到那裁缝店, 那两个裁缝师傅在, 还有两个小顾客, 一个中年男顾客。 可是无论我怎么说情, 裁缝师傅都不答应十五号给我, 她说她要做别人的衣服, 我的衣服只好推迟到二十号。 我在那店做衣服很久了, 我的好脾气和多给钱不是使那师傅认识到治疗小儿癫痫病比较好的药我是基督耶稣培养出来的, 具有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的品质, 而是被她误以为我是好欺负的, 因为在我叫她把不能在十五号做好的布料给我, 我重新找其它店时, 她居然叫我第二天去拿布料。 我觉得有点奇怪了, 你不能做就把布料给我吗, 为什么要我第二天去拿布料呢? 这时候那裁缝师傅脸上出现了轻蔑的微笑, 我们两个隔着窗子站着, 窗外边是我镇定地一定要按照主基督耶稣说的日期取衣服, 窗里边是那个裁缝师傅轻蔑地微笑着。那三个顾客全站到了裁缝师傅一边, 因为他们看我无能为力。

这时候突然从裁缝师傅的厨房跑出来一只老鼠, 两个小姑娘顾客和两个女裁缝吓得大叫, 慌张地四处躲跑着, 那个男顾客则去找棍子打老鼠。 那老鼠跑出裁缝店, 跑到我脚边, 翻过我镇定地站着的脚跑去了房子边下了洞里。 那男顾客找到棍子, 准备打老鼠, 我对他说:“那老鼠翻过我的脚背下了地洞。”我说这话轻松、自在、镇定, 那四个惊叫着躲避老鼠的女的听我说老鼠翻过我的脚背下了地洞,才惊魂未定地安静下来, 我知道很多女的都怕老鼠, 所以我并不责怪她们几个。 但那两个小姑娘顾客钦佩地看着我, 仿佛在说:“今天要不是她在这里,我们在这男人面前丢尽脸面了。”

那裁缝师傅看见所有人都钦佩我, 只好恨恨地说:“你十五号来取衣服。”

我一叠声地说着谢谢, 离开了裁缝店。

十五号我顺利地取到了衣服, 而且对她们的做工大加赞扬, 也不挑剔那样式。

读者, 你以为我不怕老鼠, 所以为我赢来十五号取衣服吗?不是的, 告诉你吧, 我在大学因为看见一只被打死后的老鼠, 我怕极了,几乎当场晕了过去, 后来住了几天医院才好。 那么这一次是什么原因老鼠从我脚背翻过我都站着不动, 镇定自然, 因为我的心中有一个强烈的愿望——那就是主基督耶稣希望我在十五号取衣服, 我就是再大的困难也要拿下这个日期, 因此改变了我女人的本性, 老鼠从我脚背翻过都镇定, 安然不动。

现在读者你知道为什么主基督耶稣说我穿上这件玫瑰红色的裙子是中华爱主第一人。求你比我更爱主基督耶稣, 也求我自己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加爱主基督耶稣, 求我对主基督的爱与时俱增。为了主的言语得到实现, 别说是老鼠, 就是毒蛇翻过我的脚背, 我也镇定不动。

主基督耶稣、上帝天父!

首发散文网:

© wx.eqtgj.com  极品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