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诗歌大全 >

小姑

  小姑又离婚了,这次更干脆,谁也没告诉,直接去签字离婚,什么都没要,净身出户。

  二叔得到消息,当晚就来了我家,看二叔那架势,特别想扇他小妹二耳刮子。

  不过,这已经不是二十几年前了,二叔忍了又忍,劝了又劝,最后一跺脚,走了!

  木已成舟,即使是亲二哥,也不能逼着自己的妹妹回去要钱要房子要孩子。

  关键是小姑脾气太倔了,她说不要就不要,谁劝也不听。

  小姑大我十岁,从小就脾气倔,大概是小学四年级,小姑闹着不读书了。爷爷顺手抽一根竹竿就打,一路打到学校。

  爷爷刚走,小姑就从学校跑出来,要回家,不肯读书。我上学最早的记忆就是,小姑在操场跑,在后面追。

  最后,小姑跳河里去了。

  其实,那也不是河,那时学校还没有院墙,绕着校园挖了一圈二米宽的护校沟。也不算深,小姑跳进去,蹲下来刚好能淹到脖子。

  后来,小姑就不上学了。

  不上学,结婚就早,二十刚出头,小姑经人介绍嫁给了小姑父。

  小姑人长的好看,小姑父也帅气,俩个人走在一起,路过的人都要忍不住回头多看二眼。

  小姑父家几代单传,小姑父算是全家宠儿。不过,小姑父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地方,会手艺,待人有礼,家境不错,还会拉二胡。

  第二年,小姑生了弟弟,弟弟小我十二岁,一家人把小姑也宠上了天。

  那时候,家里有地,农忙的时候小姑也下地,一个人插秧,婆婆拔秧,公公耕田挑秧,小姑父在外面做活,早出晚归。十来亩地,小姑一个礼拜就给插完了,邻居都夸,小姑父家娶了个能干媳妇。

  小姑姑也确实是个能干人,虽然是老闺女,在家也是要做农活的,她性子急,做事快,下地插秧,一般人都没她的速度快。她还有双巧手,会画画,会织毛衣,会钩各种毛线鞋,从婴儿到老妇。

  这样的小姑,只要她想好好过日子,到谁家都能把日子过好。

  二:

  弟弟七岁,这个能干媳妇说翻脸就翻脸了,要离婚,坚决不跟小姑父过日子。

  为什么?因为小姑说,小姑父有癫痫病,结婚之前不知道,他家瞒着的。

  原本,小姑父家这件事上确实做的不对。但是,结婚这么多年,小姑父癫痫并不严重,也没犯过几次,而且孩子都七岁了。

  小姑要离婚,全家都不同意,而且都知道,小姑闹离婚肯定是有人在背后挑事。

  乡下,总有三姑六婆看不得别人家过的好,喜欢说点闲话挑点事情,看人家吵架闹的鸡飞狗跳,就觉得才有乐趣。

  而小姑,恰恰就是那种说好听点叫单纯,说难听点叫没脑子的人。

  爷爷已经去世了,长兄如父,我爸和二叔找了一根洋槐树棍子,有刚出生婴儿手臂那么粗,也许还要粗点。

治疗癫痫病药物效果好吗>  小姑父和他在我家堂屋坐着,小姑就跪离我家不远的土坡上,一根棍子都被打裂了,小姑没低头,小姑父爷俩也没出来劝。

  小叔还在读书,他带着我和弟弟远远看着,然后偷偷和我们说:“这是打给你们小姑父家看的。”

  我不懂,小姑父爷俩连门都没出,能看见什么?

  离婚后,小姑又找了个小姑父,这个小姑父大小姑十几岁,个子不高,比小姑要矮半个头,还胖,长得比较谦虚。用我妈的话说:“这是眼瞎,找个武大郎。”

  武大郎小姑父前妻出车祸去世了,丢下二个儿子,大的十五岁,小的六岁。

  也不知道谁烂了心肺,给小姑介绍了这么一个人家。这件事情,又是全家反对。但是,我小姑,天生有反骨,家里人越反对,她越要嫁。

  这次,我爸没打她,我爸哭了,连夜把小姑送三姑姑家去了。

  刚好是暑假,小姑送去三姑姑家,顺带我和堂弟也被打包送去了。美其名曰,去姑姑家住住,开学再回来,其实就是让我们俩去看着小姑。

  我们到了三姑家,三姑就骂小姑,说她没脑子,人家二个儿子,你去他家就是给他家一家老小做保姆的。

  说她脑子被驴踢了,自己孩子不养,去替别人带孩子。说她瞎呀,你个二十多岁三十不到的,什么人找不到,非去找个又老又丑的老头……

  小姑脾气也不好,一点就爆的那种,可是她三姐骂她,她也没办法,只在一边嘟囔:“他对我好。”

  三姑眼睛里都能冒火,一只手狠狠点向小姑脑袋:“对你好有个屁用,对你好能当饭吃?你不看看他什么家庭?哪天他要是对你不好了呢?”

  不得不说,我三姑是个明白人,她真相了!

  三:

  小姑最终还是嫁给了武大郎小姑父,一家人轮番上阵,都没有敲醒小姑的脑子。

  小姑说小姑父人好,哪里好呢?

  小姑说:“晚上我饿了,半夜叫他起来给我找吃的,他半夜就起来给我做,端到床边给我吃。”

  我看了看小姑没吭声,那时候小姑怀孕,我觉得,但凡是个男人,老婆怀孕,晚上做点吃的很正常的吧!

  不过前一个小姑父应该不会,他要是半夜起来去给我小姑做吃的,估计他父母都能惊动全村!

  小姑父家穷,也不是穷的没吃没喝没穿的,和前小姑父家比,那是肯定差多了。

  他二个儿子,一个上初中,一个读幼儿园,家住在镇上。房子是那种很老旧的,三间瓦屋,二间厨房,一个小小的院子。小姑嫁过去后,就在小市场租了个房子卖布。

  那时候,买布做衣服裤子已经快要被淘汰了,小姑店里生意并不好。

  小姑父很能说,舌战莲花的那种。但是,我们全家从大人到小孩都不喜欢他,二叔说他假大空,大道理一套一套的,做啥啥不成的那种。

  他开店卖布,没二年开不下去,家里堆了半屋子布。

 贵阳到哪里治癫痫好 他又开店卖童装,人家卖童装都发财了,他店开倒闭了!

  他和同学去养猪,本钱一分没回来,据说还欠了十几万的债。

  小姑没办法,就在市场一个角落租了个摊位卖小百货。因为是露天的,刮风下雨就要收摊,晴天太阳再大,人也只能棚子下蒸着。

  我问小姑:“小姑父一分钱不回来,一大家子都靠你摆个小摊卖小百货生活,他钱呢?”

  小姑说:“还债呢!养猪欠的钱。”

  “那你看见欠条了?”我又问。

  “没有啊,哪有欠条,你小姑父说欠了,肯定欠了,他还能骗我。”小姑很干脆地回答了我。

  就这样,小姑嫁过去第四年小姑父和同学养猪,欠了十几万的养猪外债,一直到小姑离婚,欠的债据小姑父说还没还完,家里生活开销都是小姑。

  出去打工,还把小姑每年腌的腊肉,咸鱼,买的土鸡蛋都打包带走了,小姑说他上班辛苦,舍不得在外面买。

  舍不得在外面买,就回家拿老婆孩子的,老婆孩子的不是钱买的吗?

  但是谁也不能说,你说了转头小姑就能告诉小姑父,她觉得这个男人好。

  哪里好?我也不知道!但是,我觉得还是我小姑脑子不好。

  四:

  小姑再婚,没到一年怀孕了,找了人一查是个男孩。我三姑就急了,跑回来让我小姑去打掉,你俩加起来都三个儿子了,再生个儿子,怎么养啊!

  小姑不愿意啊,小姑父看小姑不愿意,也力挺小姑,说要生下这个孩子。而我小姑一看,小姑父也支持她,她更厉害了,把三姑骂哭了,让我三姑滚。

  那几年计划生育还挺严,小姑躲躲藏藏,八个多月被人举报,管计划生育的人抓到她,在肚子上打了一针。

  其实,我也不是很懂这个,就是说,针打到孩子头上,几天就生下来了,不过孩子也没用了。但是要是打错了,打胳膊腿或者屁股上,孩子就没事。

  也该这个孩子命大,针没打到头上,小姑顺顺利利到了预产期。

  到了预产期,也不能在医院生,计生办查着呢!小姑早早跑到隔壁安徽省,找了关系,躲了起来,准备跨省生个孩子。

  然而,不知道又是谁打了电话举报到了计划办。计生办又给小姑从医院抓了回来,几个人看守在医院。

  生孩子是大事,娘家得有人在场,妈妈和婶婶都不愿意去,嫌弃小姑丢人,可是又不能不管她,大姑就带着我去了医院。

  小姑肚子疼,看见我和大姑到了就哼唧,大姑就趴在小姑耳朵边说:“别叫,忍着,尽量把孩子生在病房,孩子一落地,我们抱到手了,只要是活的,他们就不敢抱走。”

  当时医院走廊坐了七八个计划生育管理人员,而小姑父就在医院门口院子里,和一个计划生育管理人员在聊天。

  隔着窗子,就看见他一边和人家说话,一边抽烟,笑容满面。

  大姑问小姑:“那个男的治儿童癫痫的好医院是哪家是谁啊?”

  小姑说:“那是我家亲戚,和老赵是表亲。去找他看看能不能想办法把孩子顺利生下来。”

  不得不说,我的小姑还是太单纯了,那天晚上,她最终被几个人抬进了产房,孩子一落地,就被抱走了,告诉小姑死婴。

  小姑哭着对小姑父说:“我听见孩子哭了,怎么会是死婴。”

  小姑父就安慰小姑:“没事没事,以后我们再生。这些你不要管,你得把身体养养好。”

  其实,大家都知道,孩子好好的,只是被抱走送人了。去了哪里,进了谁家,只有抱走孩子的人知道。

  后来没二年小姑又怀孕了,这次确定是个女孩,终于平安生产,小姑也不再惦记那个一次没见过的孩子了。

  过了十多年,有一次小姑父去大姑家吃饭,喝酒喝多了,大姑让大姑父去套小姑父话。小姑父说,那个孩子被一个本家抱走了,因为早知道是个男孩子,小姑父就不想要,他有二个儿子了,再生一个儿子他怕养不起,所以二次举报电话都是小姑父打的。

  大姑也不敢告诉小姑,只偷偷告诉我,一边流泪一边说:“你奶奶在世就说,你小姑五月初五生的,命不好,她就是命不好,摊了个这么个人,不是个东西,虎毒还不食子呢!”

  可是我却觉得,根本和命没关系,就是我小姑自己没脑子。那么多离婚过的,过幸福得也不少,怎么轮到她就命不

  五:

  小姑生的表妹很漂亮,像小姑。小表妹出生后,上不了户口,小姑去找前小姑父家,想把闺女户口落他家。

  小姑前公公是家主,而小姑户口在他家一直没迁出来。小姑去,老人就答应了,户口本上,就多了一个外姓孙女。

  这是小姑心尖尖上的一块肉,要什么给什么。小姑做生意,包里总有零钱,她偷偷拿钱去买零食买烤肠,小姑知道了也不训她也不打她。

  她特别聪明,嘴抹了蜜的甜,还会哄人。人又漂亮,成绩又好,小学的时候,读书年年都拿年级第一。

  只是被宠坏了,喜欢撒谎骗人,小时候偷拿小姑钱是一元二元拿,后来大了,上初中就几十一百的拿。

  十几岁在初中就谈恋爱,成绩一落千丈。

  我爸爸说:“这孩子,要换个人带,能成个人,你小姑带,能成个鬼。”

  别看小姑父人长的一般,个子又矮,但是生的三个孩子都不像他,都像自己的妈妈,长的高,还帅气。

  小姑父大儿子叫小姑“阿姨”,小儿子叫小姑“妈妈”。

  小姑说,大儿子不好,他不听话,以后老了指望不上他。嘴上这么说,还是忙着给他买房娶媳妇带孩子。

  大儿子结婚前,小姑已经借债买了一套房,从买房到装修,从装修到入住,小姑父没回来一天,没拿一分钱,他还在努力工作还他养猪债。

  小儿子结婚不能没房子,小姑姑就和小姑父商量,要不先一起凑合住住,等二年,手里余点了再买一套房。

 儿童癜痫的早期症状 在小姑眼里,她家二儿子是个好儿子,长大了肯定孝顺。还和大姑说:“我家小二子,现在拿工资回来还给我买衣服,还问我有没有钱打麻将。”

  大姑就说:“以后老了对你好才叫真的好,现在都是虚的。”

  小姑就信心满满地说:“不会,我家小二子肯定对我好,现在就很孝顺。”

  事实证明,小姑又一次被打脸了。

  六:

  小姑虽然已经四十多岁,有点中年发福,但是走出去,依然是美女一个。

  小姑父有个认识多年的,姓陈,我就称他老陈吧。

  老陈属于政府在编人员,私下做花木生意,政府改造公园,马路,他基本上都能接到单子,手里有几个钱。

  认识小姑父后,因为小姑父能言善道,所以经常会来小姑父家喝酒,也不多话,喝完就走。

  交往了有几年,小儿子结婚没房,小姑父就起了贪念。

  他想了一招空手套白狼的套路,想给老陈下套。但是,他没敢和小姑商量,他怕小姑不同意,就直接也把小姑套路进去了。

  后来,他自己对小姑说,他觉得小姑会配合他,毕竟十几年夫妻了。

  有一天下午,他说晚上要去给老陈送东西,到了晚上又说有事,让小姑跑一趟。

  小姑不疑有他,就骑着电瓶车去了,到了老陈家不远,碰见一个麻友大姐,俩人就唠了几句。麻友大姐家就在老陈家斜对面,俩人唠着唠着就到了老陈家门口。

  麻友大姐也进了老陈家,喝了杯水,老陈去拿苹果出来削,她急着回家看孙子,就走了。小姑东西放下也准备走,老陈说:“那你起码得把这个苹果吃了再走,我都削了。”

  苹果皮削了一半,院子里就进人了,小姑父和他二儿子来捉奸了。

  捉奸得在床啊,二人一个坐沙发上,一个隔着茶几坐对面削苹果呢。

  小姑父一边给小姑使眼色,一边就说,得给多少钱私了,不然就去政府举报。

  老陈这边还没张口,那边小姑不干了,一巴掌把她男人扇了,一把拉开被二儿子关起的门就站到了院子里,拿起电话把麻友大姐喊来了。

  这是证明小姑和老陈清白的关键人证。

  当晚,小姑就要和小姑父离婚,小姑父说:“离婚可以,你空手走人,我就答应。”

  小姑父料定小姑不会走,毕竟她有孩子,年龄也大了,小姑父等几年就拿退休工资了,而小姑啥都没有,啥都不会。

  结果,她真的什么都没要,第二天,去签字离婚,拿了几件衣服走出了那个家门。

  七:

  婚离了,钱没有,房没有,孩子也是别人的了。

  小姑租了一年房子,搬了新家,新家是兄弟姐妹几个,一家一二万凑钱帮她买的。

  现在的小姑在一家超市当导购,工资不高,但是能养活自己,希望她从此顺风顺水,否极泰来吧!

上一篇: 那条路优秀叙事作文 下一篇: 新年作文
© wx.eqtgj.com  极品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