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散文精选 >

警方解救"窑奴" 河北临西民政让黑窑遣送丢了人

湖北4名“奴工”被困河北两年后被记者解救。但河北省临西县相关政府部门却又将其中三名“奴工”交给黑窑主,致使他们失踪。临西县县委宣传部负责人承认确实将人搞丢。该县已成立纪检组,调查相关部门工作人员的失职…

2007年12月28日,湖北竹山县警方和河北临西县警方共同破获了一起黑窑工事件,来自湖北、河南、河北、山东的4名黑窑工被解救出来。随后,湖北黑窑工杨先海被带回家乡。而临西县也表示将为其他三人寻找家人。次日,临西县县长亲自开会,要求民政局和樊村工作站各派出两三人,组成三个遣送小组将人分别送他们回家。让人没有想到的是,民政局和樊村工作站竟然又将这三名黑窑工安排给侯寨村治保主任侯可林和黑砖窑厂的承包方,让他们负责将窑工遣送回乡。几天后,当其中一名黑窑工的家人赶到该县接人时却发现,人被黑砖窑主送丢了。

中国青年报1月11日报道   山东冠县孙兰英的儿子走失多年,意外获知被救,一家人兴冲冲地赶到家人被救地点河北临西县,结果要接的人却不见了,他们与当地政府部门多次交涉后才得知,原来他们的家人被送丢了。

意外得知失踪4年的家人被救

1月4日,57岁的山东省聊城市冠县柳林镇东路堂村村民吴兆刚正在吃早饭的时候,接到了个电话,这个电话让他扔下筷子就跑了出去。

电话是村主任吴兆友打过来的,说他走失多年的亲戚王广珠找到了。吴兆友说,《聊城晚报》的记者打电话给他,说在电视上看到湖北竹山县警方在河北临西的一个黑窑场解救被困窑工时,发现了其中一个被困黑窑工就是王广珠。记者还问,王广珠回家了吗?

这个消息让吴兆刚非常激动,他一路跑到王广珠的家里,一进门就嚷嚷道:“王广珠找到了!王广珠找到了!”

王广珠的妈妈孙兰英呼和浩特公立癫痫医院和哥哥王广海正在吃早饭,一听到这个消息,也都一撂筷子站了起来,详细问他情况。说着说着,吴兆刚发现,73岁的孙兰英已是潸然泪下。

9日晚,记者在王广海家看到,这家的家境让人心酸,低矮的房子,杂乱的卧室,孙兰英老人行动迟缓,眼神黯淡。这个消息,对于在家苦等了4年,眼睛都哭得视力模糊的孙兰英来说,实在来得太晚。

据家人回忆,2003年春节刚过,38岁的二儿子王广珠就要出去打工。王广珠一直没有结婚,精神上有点儿问题,但家里人还比较放心,因为他出去打工都是在河北东光县的砖场工作,又是和同村的邻居在一起,彼此有个照应。

王广珠出去打工还有个习惯,就是每隔10天半个月的,总要打电话回来报声平安,这点更让家人放心不少。

但这一次,王广珠一个多月没打电话回来,孙兰英着急了,让大儿子赶快去打听。这一打听让全家都吓着了,原来同村的邻居早就不在那儿干活了,而王广珠是自己一个人走的。

大惊之下,王广海赶紧跑到东光县找弟弟,结果20多天毫无音讯,只好黯然而归。

此后,一家人到处托人打听,一有线索,就马上去找。但几年下来,收获的都是泡影。

一听吴兆刚说找到了二儿子,孙兰英马上让大儿子去接人。吴兆刚毕竟是村干部,比较冷静,他说不行,咱们不能自己去接,毕竟是被当地政府解救的,不信咱们怎么办,还是让我和村主任先去镇派出所报案,开了户籍证明再走。

就这样,他们来到了柳林镇派出所报了案,派出所民警张文勤帮他们办好户籍证明,然后又联系上《聊城晚报》的一个记者,同时还将网络上对此事的报道打印出来,一行人这才赶赴距离不足百里的河北省临西县。

“大家都很激动,我也想尽快看到我弟弟”。王广海谈起临行前的感受时说,辽宁癫痫病医院那里好消息传出去以后,附近的村民都到他们家,等着王广珠的归来。而且,他还随身带了2000元钱,准备用来感谢当地政府部门对弟弟的关心和照顾。

公安局称“没有这回事”

在出发前,他们心中有了一个小小的阴影:《聊城晚报》记者查询了临西县县委县政府有关办公室电话号码,打了电话过去,问临西县从黑窑场解救出几个被困智障工人,情况怎么样了,但对方声称“没有这么回事”。他不死心,又打了一次电话,对方还说“没有这回事”。

但他们想,报纸上的白纸黑字,连照片都有,又是公安机关进行的解救,人难道还会丢了不成?

王广海一行先来到临西县公安局,找到办公室主任刘宪坤,结果对方说,他不知道这个事情。

吴兆刚说:“当时我们心里很焦急,不可能啊,网上都转载了报道了呀,怎么会不知道啊!”于是他指着办公室的电脑问能不能上网,对方说能,吴兆刚就让人把网页找了出来。

对方一看,马上打电话给临西县公安局治安大队长刘一民。吴兆刚说,刘一民过来后,承认从黑窑场确实解救出了几个人,也确实有叫王广珠的,但那个人不是山东的,而是河南的。并说,这些人已经被送到河南省新蔡县去了,你要找人去河南新蔡找去。

一行人听后大为惊讶,他们指着报道说,虽然有些智障,但解救出来的时候,这几个人几乎都能写字,而且《楚天都市报》还特别说明了这几个人的家庭住址,并写明“二柱”(王广珠)是山东省冠县造户乡人(记者注:该乡现在已并入柳林镇)。他们当即提出质疑:你们公安局不知道王广珠是山东的,而记者都知道,难道你们还不如一个记者?

吴兆刚说,刘一民听到这里很生气,说让他们去找民政局,具体情况他不知道。

当时已经是晚上快8时了,民政局也早已下班了。一行人宝鸡市有癫痫医院吗无奈之下,只好返程回家。

回到家里的时候,已是夜里11时多了。王广海说,冬夜清冷,但家里仍有四五个邻居在等着。他们一听到外面有什么动静,就赶紧跑到村口去看,着急地问“回来了吧?回来了吧?”一听说没有,都觉得不可思议。一个劲地问怎么没能接回来。

民政局让去河南找人

5日是星期六,不死心的王广海又叫上吴兆刚和另外一位亲戚去了临西,这次他们找到了民政局,但没人上班。他们问传达室的工作人员,对方说解救出来的人有可能送到残联去了。

他们又去残联和福利院一个屋子一个屋子地找,还是一无所获。无奈之下,他们只好去县委县政府找到秘书科说明了情况,但对方却表示,那是公安局的事,他们不清楚。就这样,他们的第二趟接人之旅也两手空空地回来了。

7日是星期一,王广海、吴兆刚、村主任吴兆友和《聊城晚报》记者一行4人又赶到临西县民政局。这次,他们从民政局一个姓周的副局长那里知道了事情的大致缘由。

吴兆刚说,周副局长声称,公安局将被困窑工解救出来后,就交给了民政局,民政局原准备将这3名被救窑工放到福利院,但害怕他们有神经病,可能会伤及福利院的老同志,于是将他们送到临西县县城南部的樊村工作站了,随后,这几个人就被送到河南去了。

“如果要找人,去河南找”。吴兆刚说,这个副局长最后这样告诉他们。

这个说法让他们很生气,明明是山东人,怎么会发到河南去了。“但在各个部门之间,我们始终找不到说法,非常头痛。”吴兆刚说。

县公安局长表示三天交人

离人被解救出来已经10天了,接人接了三趟却始终找不到说法,无奈之下,王广海的一个亲戚想到了市长热线。于是,他们给冠县所在的聊城市市长热线打电话寻求武汉哪家癫痫病医院比较专业帮助。

“接线员一点也不相信我,说不可能吧,还会有这种事?”王广海的这位亲戚说,他让接线员上网搜索一下,马上就可以证实他所言非虚。“大概过了10分钟,接线员就回电话了,说你反映的事情属实,已经转给冠县公安局了,公安局会通知你。”

冠县公安局有关人员果真回了电话,约他们见了一面后,公安局有关人员决定亲自与他们去一趟临西县。

就这样,9日中午,王广海、吴兆刚等人与冠县公安局的几位工作人员一起来到了临西县公安局。

“这次他们的态度大不一样了。去了以后,我见到了局长、政委,还有县委县政府派来的代表、县政府办公室主任。”吴兆刚说,县政府办公室主任代表县委书记县长表示道歉,说王广珠确实是山东人,他们工作没有做到家,有责任,请求谅解。

吴兆刚说,直到这时候,才终于有人承认王广珠是山东人了。

接下来,临西县公安局局长张占山说,人丢了以后,他们也感到很着急,现在已经派人在临西县与邢台市交界的地方到处寻找。

吴兆刚说,张局长当时表示,你给我3天时间,我给你把人送到家里去。

“我一看挺诚恳,弄得咱们不好意思了,既然局长都表态了,我就想,就等3天吧。”吴兆刚说,他始终想问却没能问出口的话是,他们究竟是怎么把人弄丢的呢?

1月10日中午,邢台、聊城地区一场纷纷扬扬的大雪却让王广珠的家人们更加紧张了。他们说,雪下得这么大,天气这么寒冷,他们丢失以后,还不知道能去哪里挡风避雪。

于是他们只好拿起电话,督促临西县尽快找到被解救后又丢失了10多天的家人……

上一篇:

下一篇:

© wx.eqtgj.com  极品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