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情感日志 >

苏轼的幽默人生

中国文学本不乏幽默的质素,也有东方朔、金圣叹之类的滑稽之雄,但惟有苏轼能算得上幽默大师。苏轼刚正不阿,高才绝学,又是一个幽默诙谐有趣的人。…

中国文学本不乏幽默的质素,也有东方朔、金圣叹之类的滑稽之雄,但惟有苏轼能算得上幽默大师。苏轼刚正不阿,高才绝学,又是一个幽默诙谐有趣的人。

苏轼,秉性幽默,是一个快乐的媒介,走到哪里,就把笑声带到哪里。有一次,他与欧阳修座中闲话,欧阳修说:“有患疾者,医问其得疾之由,曰乘船遇风,惊而得之,医取多年舵牙,为舵公手汗所渍处,刮末杂丹砂茯神之流,饮之而愈。”欧公因感叹曰:“医以意用药,用此比。初作儿戏,然或有验,殆未易致诘也。”苏轼接过话头说:“以笔墨烧灰饮字者,当治昏惰邪?推此而广之,则饮伯夷之盥水,可以疗贪;食比干之馂余,可以已佞;舔樊哙之盾,可以治法;嗅西子之珥,可以疗恶疾矣。”苏轼一口气举了五种更为荒唐可笑之事,使欧阳修“遂大笑”。宋代王辟之的《渑水燕谈录》曾载苏轼戏弄刘攽之事:“贡父(刘攽)苦风疾,鬓眉皆落,鼻梁且断。一日,与子瞻(苏轼)数人小酌,各引古人语相戏。子瞻戏贡父曰:大风起兮眉飞扬,安得猛士兮守鼻梁。座中大噱。”

陈慥家世富贵,喜接宾客,最爱谈玄说道,也乐于蓄养歌妓舞女。此人也十足算得是风流才子。但其妻柳氏不仅称不上佳人,且又凶悍善妒。为此苏轼有一首诗:“龙丘居士亦可怜,谈空说有夜不眠。忽闻河东狮子吼,拄杖落手心茫然。”妙哉妙哉!寥寥数语,情态尽出:陈妻一声吼,竟吓得陈慥拄杖落手,心中茫然,陈妻的威风可谓是动人心扉,亦可见陈慥的“气管炎”及耳朵缺钙综合症已到了何等严重的程度。一日苏轼在扬州宴会宾客,座中皆名士。酒半,米芾忽起立云:“少事白吾丈,世人皆以芾为颠,愿质之。”米芾是要苏轼为他说句公道话,以雪其“米颠” 之绰号。苏轼却说:“吾从众。”苯妥英钠的合成于是坐客大笑。

幽默是苏轼的天性,因此他不仅幽别人的默,有时也幽自己一默;不仅在宴集谈笑间幽默,在命悬一线之时也可以从他幽默的语言中感受到一种与生俱来的镇定自若。“乌台诗案”时,太常博士皇甫遵带人来湖州捉拿苏轼。他的妻子和家人哭泣涟涟。苏轼说:“子独不能如杨处士妻作一词送我乎?”说杞地有隐者杨朴在真宗召对他的时候,不言不语。真宗问他,你出来就没人写诗送你吗?杨朴说,有啊,他的老妻就送了他一首绝句,诗曰:“且休落魄贪杯酒,更莫猖狂爱咏诗。今日捉将官里去,这回断送老头皮。”好一个“今日捉将”,好一个“断送老头皮”,谁能说苏轼这个时候没有想到那对幽默的夫妻谑语呢?尽管他这一去还不知生死如何呢。听到这里,善解人意同时又知书达理的妻子破涕为笑,“苏轼才出”。

在关押于御史台牢狱中等候裁决之前,苏轼与长子苏迈约定,如无异常情况,则送来的食物只需菜与肉即可,若有不测,则以鱼代替二物。一个多月后,苏迈因故外出,便委托一位亲戚代为送食,慌乱之间,却忘了告诉亲戚他和苏轼的约定。巧的是,这位亲戚刚好得到别人送与的鱼,于是将之煮熟,送至牢中与苏轼品尝。苏轼一见送来的是鱼,着实大惊失色,以为杀身之祸将至,遂作二诗,以道心境。诗其实是凄凉无奈的,不过中间一句却让人忍俊不禁:“梦绕云山心似鹿,魂飞汤火命如鸡”。

   在苏轼近三千首诗中,“戏作” 一类有近百首。他常常用漫画式的笔法,勾勒自我的喜剧形象。如“人老簪花不自羞,花应羞上老人头。醉归扶路人应笑,十里珠帘半上钩。”“吴儿脍缕薄欲飞,未去先说谗涎垂。”“先生食饱无一事,散步逍遥自扪腹。” “净洗碗,少著水,柴头罨烟焰不起。待他自熟莫催他,火候足时他自美。黄州好猪肉,价钱如泥土。贵人不肯吃,贫人不解煮。早晨起来打两碗,饱得自家君莫管。”还有许多本来平常并无可笑之处的题材,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一经他的点染生发,便妙趣横生。苏轼在几度迁谪途中,他总有“野花啼鸟亦欣然”一类充满乐观昂扬情绪的诗句。苏轼《谪居三首》之一的《旦起理发》更可见他超然的心境:“老栉从我久,齿含清风。一洗耳目明,习习万窍通。”一把破烂的梳子,苏轼却能写出如许充满谐趣妙理的诗句,没有超旷的心胸,怎能如此?

苏轼被贬黄州后,一居数年。一天傍晚,他和好友佛印和尚泛舟长江。正举杯畅饮间,苏东坡忽然用手往江岸一指,笑而不语。佛印顺势望去,只见一条黄狗正在啃骨头,顿有所悟,随将自己手中题有苏东坡诗句的扇子抛入水中。两人面面相觑,不禁大笑起来。 原来,这是一副哑联。苏东坡的上联是:“狗啃河上(和尚)骨。”佛印的下联是:“水流东坡尸(东坡诗)。”苏东坡一次与王安石同行,偶见一房子根基已动,一面墙向东倾斜。王安石出上句以戏东坡:“此墙东坡斜矣!” 苏东坡仰头大笑,即吟下联反讥王安石:“是置安石过也!”苏轼与和尙及文人间的幽默风趣,亦让人捧腹大笑。

就在苏轼即将离开杭州去密州(今山东诸城)任职之前,有一位别号“九尾野狐”的营妓向官府提出申请,以自己年老色衰为由,请求脱离营妓名籍,成为良家妇女。苏轼当时只是杭州的临时负责人,新领导马上就会到任,他本来完全可以把此事推给新领导处理,但他是个乐天派,喜欢开玩笑,看到这份有趣的请示后,提起笔来就批示道:“五日京兆,判状不难;九尾野狐,从良任便。”同意其从良的请求。 “五日京兆”是用了西汉京兆尹张敞的故事:因受一个案子的牵连,张敞被人弹劾,即将去职。就在这个时候,张敞命令其部下絮舜去查办一个案件,絮舜却说:你只能做五天的京兆尹了,我为什么还要听你的话?就私自回家睡觉去了。张敞非常生气,马上派人将絮舜拘押起来,说:五日京兆又怎么样?说完就把絮舜杀了(《汉书·张敞传》)。苏轼在这里引用这个典故,是说我虽然是个临时负责人并即将去癫痫病发作是什么原因职,但还是有权批准你的从良请求的。

苏轼诗中的幽默,“上可陪玉皇大帝,下可以陪卑田院乞儿。眼前见天下无一个不好人”的性格,朋友遍及四海。与朋友的诗词往来中,嘲戏打趣,“为僚友一笑”,对这位天性诙谐的诗人来说再自然不过了。《和文与可洋川园池三十首·筼筜谷》:“汉川修竹贱如蓬,斤斧何曾赦箨龙。料得清贫馋太守,渭滨千亩在胸中”这样信手拈来的精致玩笑,苏轼想必开过不少。贬谪黄州更是“放浪山水之间,与渔樵杂处”,苏轼做出过许多于北宋众多理学家不容之事。《湖上夜归》中 “睡眼忽惊矍,繁灯闹河塘。市人拍手笑,状如失林獐”,记录了诗人湖上饮酒半酣而归,闹市街上失态被人笑的事情。“清吟杂梦寐,得句旋已忘”、“始悟山野姿,异趣难自强。人生安为乐,吾策殊未良。”苏轼这件事中生出对回归本真的天然之趣的向往,写出了一种游离于尘世之外的意境,这样的幽默诗句,大概也只有他能做得出来。苏轼在黄州写了不少自嘲的诗句,如《初到黄州》中就有“自笑平生为口忙,老来事业转荒唐。”他以自嘲这种幽默的方式冲淡字里行间的苦味, “造物亦戏剧,愿君付一笑”。这种幽默,正是他保持微笑的有力手段。

苏轼苦中求乐,从贬居之地的自然山水,当地百姓的淳朴风情及生活中,发掘幽默人生。“因病得闲殊不恶,安心是药更无方。”“人间何者非梦幻,南来万里真良图。”“人间胜迹略已遍,匡庐南岭并西湖。”“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白头萧散满霜风,小阁藤床寄病容。报道先生春睡美,道人轻打五更钟。”据说当时宰相章惇看到这首诗说:“苏子瞻复如此快活耶?”复贬儋耳。但对于旷达幽默的苏轼来说,即便在天涯海角,仍然活得那么开心。

苏轼被一路贬到海南岛后,只有小儿陪伴,搞到酒和墨都困难。更可怕的是北归无望,很有可能就要葬身于此荒蛮之地,从未失去那份诙谐轻松。 “北船不到米如珠,醉饱萧云南哪家医院治癫痫条半月无。明日东家当祭灶,只鸡斗酒定膰吾。”半月未食酒肉,打起了邻居家灶王爷祭品的主意,苏轼能将这种事毫不避讳,轻松调侃般地叙述出来。“寂寂东坡一病翁,白须萧散满霜风。小儿误喜朱颜在,一笑那知是酒红。”生活中的趣事,也是这样娓娓道来。“半醒半醉问诸黎,竹刺藤梢步步迷。但寻牛矢觅归路,家在牛栏西复西。”酒后迷迷糊糊地走在路上,问身边黎族的百姓自己家在什么地方,被告知沿着这些牛粪往前找,你就住在牛棚往西、再往西那一家。他与被中原人当作野蛮人的黎族人民进行交流,也没有放弃自己作为文人的工作,寻药方、注尚书、和陶诗。他处在最平凡的尘世中,却无忧无求仿佛过着神仙的日子,“游于自然”,“忘情物我”,达到“无愁可解”的境界。荣辱得失,生活条件,对他来说已不重要。他生活在自己心灵中的仙境里,没有什么可以打破那一方的平静。这境界,是多么令人心驰神往。而这境界,苏轼不仅达到,还用他那天才的文笔将其赋于诗句之上,与人分享,读者被他引入他的仙境,神游其中,会心而笑。这,不正是最高水平的幽默吗?

渡海回大陆时,苏轼写下这样的诗句:“空余鲁叟乘桴意,粗识轩辕奏乐声。九死南荒吾不恨,兹游奇绝冠平生。”解圣人之心,通黄帝之音,笑看人生曲折沉浮。正是一颗达到如此境界心灵,造就了苏轼幽默人生。总之,在苏轼笔下,他是吃得好,睡得好,玩得好,当地百姓与花木鱼鸟全都与他相亲相爱,他看了那么多好景,听到那么多趣事,吃到那么多时鲜水果,写了那么多好诗好文,简直让没有被贬的人嫉妒得要命,而贬他的人也终于得不到看他痛苦乞怜的快意。苏轼的人生幽默,成为他的人生艺术。他用这种幽默的性格来笑对人生,拥抱人生,面对重重困难,面对宦途风波和人生中的磨难,从而使得他的幽默达到一种新的境界。

上一篇:

下一篇:

© wx.eqtgj.com  极品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