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伤感文章 >

大国危局(一)

人吗!之所以为人,就在于它不象工厂生产出来的产品,大小、尺度会一个样,也不象鸡鸭狗畜生之类,除了吃就是睡,人之所以为人,就在于有那么一点思维活动,有那么一点对事物这样那样的看法,而这种看法与个人生活的…

大国,不仿把现在的中国称为大国,或者说是强国,起码媒体是这么宣传的,社会上这么认为的也大有人在。记得有一次去乡下,我、父亲、一个二十岁的年轻人坐在一块,不轻易间谈到了利比亚,谈到了自己的国家。对于利比亚,父亲和年轻人的观点一致,认为是西方欺负了人家,而欺负的目的是为了石油,至于自己的国家年轻人言称中国是世界上第一军事强国,我没吱声,而父亲马上下了自己的结论,中国目前是外强中干。两个农民,一老一少,少的初中毕业,老的五十年代高小毕业,他们或许没有多少知识,或许不懂得什么民主、专制,或许不懂得什么是社会主义,什么是资本主义,但是他们仍有自己对事物的看法,而这种看法相同也可能不同。

人吗!之所以为人,就在于它不象工厂生产出来的产品,大小、尺度会一个样,也不象鸡鸭狗畜生之类,除了吃就是睡,人之所以为人,就在于有那么一点思维活动,有那么一点对事物这样那样的看法,而这种看法与个人生活的环境,与个人的阅历,与个人接触的知识等等有关。而个人生活的环境、阅历、接触的知识是千差万别的,千人一面,众口一词不可能,除非你不让他人发言。然而就这么一件很简单的事情被中国的的当代知识精英们弄得越来越复杂,认同自己的观点尚可,不认同自己的观点要么就是“汉奸”“美国的走狗”,要么就是“五毛”“文革余孽”。前几天我写了一篇文章《孔庆东与郭德纲》发到百姓杂文网上,立即有人断言我是支持“汉奸”媒体,拐弯骂孔庆东,戏称我给孔庆东提鞋都不配,后我又写了一篇文章《给“右派”的一封信》发到博客中国上,立即有人给我送了“五毛”的称号。汉奸、走狗、文革余孽我知北京羊羔疯什么医院好道是什么意思,至于“五毛”,我以前只是在网上看到过,但并不了解其确切含义,也不知道其出处,只是感觉这里有个“毛”字,或许与毛泽东老人家有点关系。既然有人给自己戴了这么一顶高帽,我就网上百度了一下,结果才知道这里的“毛”是人民币里的“毛”。中国的老祖宗留下一句话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网上“毛”之类“汉奸”之类或许真有,但并非与自己观点相背者都是“毛”或“汉奸”。在这个人人逐利的时代,多数网民网上发篇文章不外乎表达一下自己的观点,宣泄一下自己的情绪。古语说得好“兼听则明,偏信则暗”“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把自己圈起来,自我欣赏,自我陶醉,永远成不了大海,而只能成为一个湖,并且是湖水最终干枯的湖。

以上拉拉洒洒说了许多,可以说文不对题,但网上写文章不是学生作文,随意点也没人计较。下面切入正题,谈谈大国危局。大国自然是中国,危局字意也不用解释。有人要说中国稳定的很哪,美国还借了中国很多钱呢,中国何来危局一说。正所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说白了,危局是自己的看法,至于它到底是不是真的危局,只有上帝知道了。

危局一  农业、农村

我不是农业学家,也不是经济学家,也不是什么学者,但我是农村出来的,并且现在也长回农村去。这样,我就多少知道一些农村的过去、现在,由此对农村的未来或农业的未来产生了一些不乐观的判断!我们知道中国农村几十年来的大变动有两次,一次是农村农民集体化,再一次是农村农民个体化。农民在一块集体过日子的年代,我们这一辈人即中年人没有经历,或者说经历了那么一点尾巴。要说对集体的印象,我们这一辈从农村出来的是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来的,唯一的印象是那时下了学就是割草,而割草是一件轻松愉快的事情,割多割少,家里不管不说,且愿意去哪就去哪。后来就是集体解散了,或者说是根治癫痫病要花多少钱左右农村实行家庭承包制了。实际上集体也并没有转为各顾各,而是分解成了若干松散的小组,这种小组多是以亲情、邻里关系的远近结合在一起的。这些小组有少许的公共生产资料如水泵等,生产上有协作,如浇地,但总体上来说,农村的生产是以家庭为单位进行的。这种生产方式极大调动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改变了以前队上上班的磨洋工现象,使中国农村的农业生产向前垮了一大步。关键是农村的农业生产这一大步垮出去之后,农业生产又几乎回到了以前的原地踏步状态,而这一踏步又是几十年。而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就那么点地,一亩地也就能产千多斤粮食,上帝来了也没有办法。可以说农村的集体回归个体解决了全国人民的吃饭问题,而没有解决农民的富裕问题,农民的富裕需要走的别的途径。而农村的现实也正是这样的,小的方面就一村来说纯务农的可以说没有一家是村里的上等人家,上等人家多从事的是其他职业,经商,办工厂等,大的方面就区域来说,富裕区域走的都是非农业,就拿我县来说,邢家湾、天口是我县最富裕的两个乡,邢家湾走的农业小型机械加工,天口走的汽车摩托配件加工。现在中国有一个华西村令许多民主精英很不舒服,实际上华西村之所以能有今天正是走的非农业化道路,之不过它采取了集体的形式。在我们的教授、专家眼里,农村集体、计划是和毛泽东时代联系在一起的东西,都是需要加以否定的。否定是应该的,但不能全盘否定,人类发展到今天,一个大工厂,一个个大公司那里不是众人在一块工作,众人在一块就是一个集体。一家一户的单干有,小岗村是,中国许许多多的农村家庭也是,可他们的生活又怎样呢。计划,特别是毛泽东时代农村集体生产的计划常被一些人攻击来,攻击去,可岂不知美国的农业生产也有计划,你种什么不但有规定,你所种作物的亩数也有规定,那些地不能耕种,那些地需要歇息也有规定(从《特别关注》上看来的),而我们今天的农业可以说是绝对市场化的农业了,而农产品价格忽高忽低,令儿童癫闲病到底能治好吗农民都不知道种什么了。

一家种着几亩地,丢了可惜,而把心思全花在上面不值得,特别是现在农业机械化在中国的推广,农民田间劳作占用的时间大大降低,他们更多的时间花在了非农业生产上。而这种既工又农的生产方式给他们带来的富裕是有限的,在这种生产方式中,他们既不能全身心专注于工,又不能全专注于农,而这又是他们目前不得不采取的生产方式。变革,中国的农业生产面临着也需要一场变革。社会分工细化是生产力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客观要求,把土地集中起来,靠专人经营是中国农业下一步发展的必然趋势。在这种趋势面前,政府和农民 能做些什么呢?

农民会放弃自己的土地吗!不会,他们不得不放弃的话,例如国家建设征地,他们也要求有自己的补偿,再说国家征地不可能把全部土地都征了去,有人把土地买了去,可以吗!可以,但这些买土地的目的多是为了盖工厂,并且农民还有愿不愿卖的问题。难啊!是难,但又必须这样走,让农民把土地拿出来,入股怎么样,可以,但农民愿不愿这样做呢,还有农民把这些土地拿出来,他们有别的工作可以做吗!难啊!问题多着呢!

政府能干些什么呢!不知道,以前知道政府收农业税,每到收税季节,农村鸡飞狗跳不安宁,后来,不收农业税了,鸡飞狗跳的日子少了(还有,例如搞计划生育的时候),可不收农业税,每个农民也就是少交几百斤粮食,少交几百斤粮食,农民的日子也好不到那里去。如果说毛泽东时代,上面管得死死的,那么现在则是上面彻底撒开了手,几乎什么也不关了。可什么也不管的政府要你何用呢,难道就是让你搞搞计划生育、收收税吗!极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说集体化,农村全部集体化,说联产承包,全部联产承包,而华西村、南街村不搞联产承包又怎样呢。

中国,农业大国,中国,农民大国。农业问题解决了,农民问题解决了,中国的问题也就解决了。政府不能强癫痫病治疗药物可以控制癫痫病吗迫农民干什么,但你可以引导,可以说服,可以协调,把他们引到一个正确的方向上去,引导到一个富裕的路子上去。有人说,你是不是想让中国农村再集体化吗?集体化不可以吗!华西村不是很好吗,南街村不是很好吗,以色列不也有农村集体吗,解体后现在的俄罗斯不也保存着集体农庄吗!当然,集体化不一定是农业下一步发展选择的的唯一道路,但起码是可选择的道路之一。

否定,再否定,一次又一次的否定,推动事物的向前发展,邓工程师否定了毛泽东的农村集体化,解决中国人的吃饭问题,现在又到了否定邓工程师联产承包责任制的时候了,你不否定它,维持现状,过几年,中国可能又回到不能自身解决吃饭的老路上去。没这种可能吗,有,城市一步一步往外扩张,占领耕地,农民扩建住宅,占领耕地,修路,路占用耕地,盖工厂占用耕地,没计划、没协调,看看中国的城市郊区,看看中国农村的住宅,就知道中国毁坏耕地到什么程度了。实行最严格的保护耕地政策,在政府无作为的情况下,只能是一句空谈。人均耕地日趋就少,单产上不去,不进口粮食如何。如果能象日本那样,有其他产业作为进口粮食的支撑,进口粮食未尝不可,但中国是否会发展得有象日本那样的产业呢,那是未知数,况且中国人口十多亿,农业真出了问题,别的产业又跟不上去,亡国,说不定,还亡族亡种呢。

现在网上有关自由的话题很多,告诉诸位,现在中国农民除了不能选举某某为县长,某某为国家主席外,自由得很哪!可以说愿意干什么就干什么,种地、打工、休息,等等,完全随意。有时,我想与其整天在单位里,争来争去,受这个白眼,受那个话语,回家种地算了。可想想种地,挺辛苦的,又不怎么富裕,我还是少点自由,继续呆在单位里,受人约束吧。哎!自由、工作不可两占啊 !

上一篇:

下一篇:

© wx.eqtgj.com  极品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