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篇小说 >

第126章 挨揍的外甥诗酒趁年华我想吃肉的小说

  山璞半截袖子都要被拽掉了!

  幸亏到了冬天了,大家穿衣都比较严实,山璞这才没被徐昭给扒光了上半身。阿婉原本也是准备跟颜肃之行个礼,叫一声“使君”,然后去抱她哥的胳膊的。万万没想到居然还有人跑得比快!

  这不科学!

  想见唯一亲人的心情,山妹子发达的运动细胞,居然没有快过一只弱鸡?!

  阿婉睁大了眼睛,直勾勾看着吊在她哥胳膊上的人形物体。

  大!开!眼!界!

  四下一片寂静,跟阿婉一样被惊的人委实不少。山璞身后的银环同学,在数月残酷的围剿敌人的丛林战中练就了十分发达的反射神经,险些拔刀把这冲上来占他家主子便宜的怪胎给劈了。

  姜云等京里来的还好些,是知道世上总有那么一些人,脑子跟正常人是不一样的。远的不说,现在战地队伍前头那位,在京里就曾是有名的二百五,还有一个一起犯二的朋友,叫唐仪。

  徐昭这个架势,唤起了许多人尤其是颜肃之同学朋友的回忆。

  颜肃之勉强跟女儿说了几句场面上的官方说辞,无非是女儿说:“恭迎阿爹凯旋。”父亲说:“我儿留守辛苦。”女儿再答:“是诸君子皆以大局为重,群策群力。”

  说完了,颜肃之就跟排在第二位的颜渊之对上眼儿了。介绍一下,颜神佑左手边是颜渊之,右手边是阿婉。颜渊之的身后跟着归义郡及各县官员。阿婉身后,是刺史府的属员。对于位置比侄女儿低什么的,颜渊之也没啥不满,大家也没什么意见。

  兄弟二人眼神交流。

  【这尼玛是咱外甥吧?真的不是哥你从唐仪家偷出来的儿子?】

  【这要是唐大的儿子我等会儿就不揍他了!】

  交流完毕。

  颜肃之一拧脸,对诸僚属进行了亲切的慰问。在这样既不是战时、也没有什么特殊事件发生的欢迎会上,双方说的话无不是十分场面又客套的,对答都有一定的套路,不须一一记数。连旁边跟着当介绍人的颜神佑,说的话是按套路来的。颜肃之夸某人,某人谦虚,颜神佑再对颜肃之说,某人是真的很努力啊。OVER。

  等与僚属对话完毕,颜肃之这才正式跟他弟说起话来。在他身后,他外甥还跟无尾熊似的挂在人家纯朴的少数民族小哥的胳膊上不撒手。山璞是打着为父母报仇兼作为朝廷册封过的山人总头目的大旗随军出征的,是以还穿着同民的服色。

  在围观群众看来,通常情况应该是山民抱着朝廷的胳膊,一副十分想开化的样子。摔!你们俩剧本拿反了吧?!

  颜神佑眼角直抽抽,只觉得她爹和她四叔的对话都有点不自然了。归义开的就是颜家店,郡守是刺史他弟,下面三个县,一个县令是刺史他外甥、另一个县令是刺史的内侄,剩下一个还是刺史老师的熟人儿。这样的对话环境,颜神佑是很放心的。

  所以她退后一步,开始卷袖子,露出各戴两副嵌宝金镯子的白嫩手腕。往前一个箭步,揪着她表哥的后领子就给拖了回来!

  徐昭一个趔趄,整个人以被揪住的后领子为圆心,转了老大一个圈儿。徐昭比颜神佑大着那么两岁,个儿也比她高,冷不防被这么一拽,膝盖一软,差点给她跪了。颜神佑手劲儿着实不小,拎着后领子跟提半袋棉花似的提溜着她表哥往后拖。

  徐昭受到突袭,抬脸就要开骂,一看是她,瞬间蔫了。他有点怕这个非人类的表妹,哪家女孩子能够变态到突破天际的?话说,颜神佑大战御史那会儿,徐昭正在宫里打蚊子呢。那一天开着大朝会,徐昭作为也算是东宫旧人的小官员,自然是与会的。

  妈蛋!惹不起呀!

  到了归义,做县令,发现自己根本不熟悉业务。手忙脚乱,收获四舅“小畜牲”无数。他表妹可怜他,丢给他一本县令日常,徐昭觉得自己的智商已经主动跪了。

  好了,被拽到跟前儿来了。颜肃之已经跟弟弟打过招呼了,理都没理这个外甥,脑袋后跟后了眼睛似的,将他丢给姜云,对俩小货道:“可还适应?”

  姜云摁着徐昭,恭敬地道:“诸般事务已渐熟了。”

  颜肃之点点头,在徐昭脑袋上又多摁了一下,将他的狗摁到姜云的怀里,省得看着生气,当面暴打朝廷官员。

  对上丁号的时候,颜肃之意味深长地看了他身后一眼,微一颔首,口气已是十分客气了:“先生辛苦,听小女说,新城筹建,先生颇出了主意。”

  丁号微笑道:“是小娘子居中调度、古工曹不辞小孩癫痫的症状辛劳之功。”

  颜肃之半转了脸,看到古工曹激动的表情,眼角一抽,对他点个头,复对丁号道:“明年可迁入新城,总算有个样子了。”

  这时,跟同事们打完招呼的卢慎适时走了过来:“使君,使君一路辛苦,不入回城再叙?”

  颜神佑也放下了袖子,笑眯眯地看着阿婉扑到了山璞的怀里,对颜肃之道:“是呢,城里已备下接风宴。”

  颜肃之唤一声:“山郎。”

  阿婉便松开了山璞的胳膊,兄妹俩走了过来。颜肃之道:“你与我入城去罢,这些兵马,暂时驻城外,明日起,全员修整。”

  颜神佑道:“也有犒劳他们的酒食。”方章自动出列,引他们安排去了。

  山璞对银环使个眼色,银环点点头,跟方章过去了。颜肃之又叫:“阿胡。”

  颜神佑不动声色地看着一个皮肤微黑、浓眉大眼的俊朗年轻人上前叉手:“在。”

  颜肃之便令他带着昂州军也去营盘驻扎下来,另有俘虏,也交给宋词画画方章这边去办。这回为扫清山里的残余,倒是山璞出了个主意出粮招人,肯下山的,都给一碗饭吃当然要劳动。不肯下来就业,又想打劫的。他设了个套儿,拿粮食做诱饵,打死打残了上百人,又俘虏了几百上添头,现在都捆在队伍后面呢。

  按照事先说好了的,这人都归颜肃之了。

  阿胡简洁地应了一个:“是。”

  一行人便即入城。

  城还是归义旧县城,十分之狭窄。如果不是事先将兵马留在城外,这回儿一个归义城里根本存不下这许多人。县衙也显得十分狭窄,尤其在卢湛等乡绅又领了一群老者、士绅,作为民间的代表来欢迎颜肃之凯旋的时候,这份拥挤就更明显了。

  卢湛近来十分得意,认为自己这辈子最聪明的一笔投资就是在颜肃之身上。虽然以前他也是乡绅之首,但是自家子弟可有做到卢慎这等官职的?只是十分可惜,每每与卢慎商议,问他是不是跟颜肃之敲个边鼓,给卢慎搞个譬如新安县令之类一把手来做做,也好刷一刷政绩。都被卢慎自己给拒绝了。

  现在看来,拒绝得好!做县令才能爬多快?跟着颜肃之,升得比自己亲自去拼杀还来得快哩!

  做县令,只能管一县之务,如今做颜肃之比较心腹的僚属,那能管一州呢!

  卢湛对儿子做官的水平,表示出了极大的信任,决定以后在这方面都听卢慎的。唯一不太和谐的,是妻子殷氏。早在颜肃之做郡守的时候,见卢慎做得郡之主薄了,也想让亲生的儿子二郎也做官。卢湛自然是想每个儿子都好的,只是让二儿子做什么官呢?

  他将这个问题对卢慎提出来的时候,卢慎却严肃地告诉他:“阿爹,谁是郡守?”

  卢湛莫名其妙:“自然是……”他明白了。尼玛这不是你家的饭桌,想吃啥就朝哪儿下筷了。一把手还在呢,人家自己的人还安排不完呢,你就开始挑肥拣瘦的呢?果然,颜肃之从京城划拉来了亲弟弟、老婆的娘家侄儿,还有一个有名的名士!

  这一回,卢湛才是真的彻底放手给历史课题卢慎去处理家族关于做官的事宜了。他只管一门心思地欢迎颜肃之就好了。至于殷氏的唠叨,硬是被卢湛给摁熄了。卢湛发了狠,殷氏也不敢再抱怨,把自己给活活气病了。以前卢慎没做官时,她还好羞辱一下这小子,等卢慎做了官,就不能羞辱朝廷命官了。现在连施压都不行了,亲生儿子的前途也没有,还有甚意思?

  然而今天她却是强撑着来了,不但来了,将两个女儿也带了来。无他,乃是知道了姜氏的侄子姜云是县令,她想把闺女给嫁到姜家。仔细想想,卢家也是世家,殷氏对女儿的素质也是很有自信的。姜云,她曾于屏风后面悄悄见过,端的是个俊俏少年。很合适。

  如果说再深挖掘一下的话,殷氏的心里未尝没有“其实她们长兄官且比这姜五郎大”这样的倚恃之意。卢慎的婚事,她是不想管了的,她哥哥是有意将女儿嫁给卢慎,但是被卢湛给否了。婚姻大事,父母之命,父且在母前,殷氏何敢自专?卢湛是想卢慎确比次子有出息,婚姻当助其更上一层楼,便不肯轻许。殷氏原还挑剔,奈何她哥哥比她理智,说不得,只好与丈夫争上一争。

  卢湛也干脆:“咱又不是只有一个儿子。”言下之意,亲上做亲,行呀,拿你亲生的去,更亲!

  卢湛是担心殷家女孩子真要嫁过来了,还是殷氏的脾气,那是要拖卢慎的后腿的。卢家虽然是世家,却是颓败了的,往上爬且来不及,再来个往下拽的?这不坑爹呢吗?

  殷氏癫痫病可以治好吗不是瞧不上自己侄女儿,原本也是个挺好的搭配的,给了卢慎她还觉得可惜了呢。只是随着卢慎跟着老板颜肃之越混越好,他的弟弟妹妹们的身份也更加的水涨船高。证据就是,卢湛当年是到殷家求娶,现在反是殷家要求嫁给卢慎了。殷氏不免将亲生的儿子更高看一眼,一时便有些头脑发热,想该如何借着这层关系,由着颜使君一家,好与京城世家结亲。

  好儿媳妇没摸着个影儿,天赐一个让丈母娘越看越爱的好女婿的苗子来。

  姜云在啥都不知道的时候,就这么被殷氏给盯上了。

  所以前面男建国60周年随笔人们开宴,热热闹闹喝酒的时候,后面堂客群里,殷氏就笑得跟朵花儿似的。

  颜神佑在这种场合,还是在女人堆里的。郁氏在姜氏左手,她便在姜氏右手。然后就觉得下面坐着的殷氏笑得十分之怪异,姜氏有孕,大家皆道喜,这是正常。接下来,殷氏的话题却一直在姜家身上打转,是姜家,不是姜氏。

  颜神佑心下狐疑,却说不出究竟哪里不对。打死她也没想到殷氏已经将主意打到她表哥身上了!坦白说,整个卢家都不在她潜意识里可以结亲的范围就因有殷氏这么个拎不清的人。卢慎的出生,只能说造化弄人,可你把人家生母都搞没了,一个孩子在你的默许下被造了出来,被你当成了备胎,你还有啥好觉得憋屈的?憋屈也不该对卢慎吧?卢慎才是最无辜的那一个好吗?

  就这智商,就这情商,好好养大了,他管你叫妈。他要不孝了,你一告个忤逆,他除非自己拉队伍造反,不然一辈子都没指望了。再不济,他要太凶狠了,或者残害手足了,你一顿大棒子将他打死了,你也不用抵命啊。卧槽!怎么就出这么多昏招了呢?

  天性懦弱自私,这是颜神佑对她的评价。谁也不想自己要紧亲戚的名单里加上这么一号人物,哪怕亲戚朋友有意,她都得死命拦着。她只能说“可惜了卢慎”,旁的话,她是真说不出来。这还是对卢慎呢。

  可她就是觉得不对劲儿,想了一想,对姜氏说一句:“我出去看看。”

  姜氏一点头,她便抽身出来,唤来阿圆:“这事儿还是得你跑一趟,去前头,对那位卢大郎和他父亲说一句他家娘子话头总在姜家身上打转,不知为何。旁的一句也不要多说。”

  阿圆点头,一字不问,往前面先戳了个小厮,让他请卢湛来说话,说完了,才说与卢慎。颜神佑灯下黑瞅不清,卢湛与卢慎却是深知殷氏之为人,卢慎犹可,卢湛一听,原本因投资正确而喝得微醺的脑袋忽然被吓醒了,酒水都化作汗水从背上流了出来。登时将死,卢慎连忙上来,将他扶起,向颜肃之告罪。

  颜肃之笑道:“好生扶去老先生歇息去,如今天冷,车盖得严实些,不要着凉了。”

  卢慎又命人去后面请殷氏。

  自家人回去不提。

  却说颜肃之这笑,实在是强颜欢笑,他快被徐昭这个二逼外甥给气死了!他一眼就看出来丁号后面站的老先生不对,丁号是县令了,也招聘了些文书主簿,但是没哪家主簿这样七老八十来当差还敢在后面伸脚踹县令屁股的!更何况他闺女开始组建间谍队伍,早八百辈子把这老头儿的身高体重登记在册,连头像素描都建档上传了。

  颜肃之当众不好戳破老先生的身份,只希望老先生对归义很有好感,觉得这里有素质,然后留下来。不是他不知忌讳,而是李先生是个相当难得的人,眼光很准。颜肃之预料到了将来会乱,也在做着准备,但是对于会乱到什么程度、乱了之后要怎么应对,实在也是没有把握,他的眼光虽长远,却没有能够长远到什么都能看透。他需要有这么一个人给他点建议,然而这样的建议恐怕不是轻易能够得到的。就想先把人给稳住了,然后得到他一点认可,至少达到可以指点一两句的认可度。

  李先生此次被坑,纯属阴沟翻船,千年难得一回的失算。颜肃之觉得,他要抓不住这个机会,楚氏能劈了他!

  明明女儿做得很好,除了性别,再没什么可挑剔的了。妻子和儿子都表现得出色,丁号也拼命卖萌卖蠢,就想把老先生留下。归义上下齐心搞建议,老先生似乎也没那么不开心了。

  这一切都被个二逼外甥给毁了!

  尼玛入城之后老先生就不见了!不见了啊!拼命找拼命找,才在他的卧房里找到了,老先生睡觉去了。

  颜肃之再看徐昭,就想把这个二百五打胖成五百!

  徐昭呢?虽然被亲妈惯了点,亲爹又不大敢管他,但是颜氏虽然宠儿子,到底受到楚氏的影响,知道自己的依靠就是儿子,该学的还是逼着他学,学不会的亲自揍。徐昭也不算是个不癫痫专业医院学无术的纨绔,他要是,颜肃之也不会拎着他过来了。虽然弄他过来的时候未尝没有一种“万一京城乱了,也是给姐姐保留一点血脉”的意思,但是让他做官,也是知道他能做。

  所以基本的察颜观色,徐昭还是懂的。一看两个舅舅的脸色都很不好,徐昭心里咯噔一声。

  然后他就一屁股坐到了山璞身边。

  逻辑很简单:临死也要吃顿饱的!

  山璞哭笑不得,是啦,他是想刷女神家亲戚的好感度,可是不是这么个的刷法的呀!而且他相当地郁闷:您看上我哪一点了呀?我改还不行吗?

  颜肃之重视他,他能坦然接受,是他知道,自己也在努力,并且取得了不小的进步。可徐昭这个,算什么呢?他敢打赌,徐同学连自己本来没有姓儿,是指山为姓的都不知道。

  颜肃之看着山璞这张纯朴的脸,忽然觉得有点对不起他,使了个眼色给姜云。姜云苦哈哈地端着个酒盏过来,将徐昭给揪了去:“山郎才归来,累得狠,你又淘气了,小心京里令堂知道了过来揍你。来来来,跟我去玩投壶去。”硬将人搞走了。

  徐昭还想说什么,颜渊之站了起来。兄弟几个里,颜渊之是最显平庸的,单放出去,却也还能看,更重要的是,他是徐昭的舅舅。徐昭被镇压,颜肃之舒了一口气,明显对山璞的态度又好了八个百分度,让他:“年轻的时候不要多饮酒,伤身。”

  山璞看着他一点没变的脸色,心说,知道了,您老一直喝白开水来着。口上道:“是。小酌怡情,大醉伤身。”

  颜肃之满意了,并且打算,这两天准备一下,还是要给山璞扩充一下队伍的。打仗么,肯定有减员的,虽然山璞将俘虏给了他,颜肃之还是要给山璞补充兵源的。将奴隶让与昂州方面,山璞展现了最大的诚意。可以说,没有山璞的配合,颜肃之不可能在昂州进行得这么顺利。

  如果山璞要奴隶对半分,颜肃之也无话可说尼玛兵和人家差不多好吗?还要分兵来守城什么的。山璞不下山,爹妈还能活得好好的,一下山,坏大了。颜肃之心里不是没有愧疚的。哪怕山璞看得开,颜肃之自己却钻了牛角尖儿,总要在利益上面给他补上一补。

  是个聪明孩子,大智而若愚,可是就是这样,才最让人挂人了。颜肃之略忧郁,决定过两天找山璞好好谈一谈。

  看看人家的好少年,再看看自己的二逼外甥,颜肃之就气不打一处来。

  宴散后,各归各处的休息。各人皆有住处,山璞是跟妹妹一道,并不曾留在衙内。叙别情不说,他离家这好几个月,也是迫不及待想知道族中情况的。

  徐昭被姜氏给留了下来:“天黑了,你不要乱跑了,就在这里和阿云一道住下罢。”连颜渊之一家都被姜氏留了下来。挤虽挤,倒也热闹。

  姜云表现良好,被放去睡觉。徐昭就获得了两个舅舅合力的一顿痛打。

  姜氏和郁氏都拦着,说:“旁的时候就算了,你们管教孩子,我们没有插口的道理。这快过年了,都安生些罢。过年挨打,要挨一年的打的。”

  徐昭:QAQ舅妈,您二位别吓我。

  一顿暴打,让徐昭老实了不少,他二舅连他爹的脑袋都能开瓢,揍死他是分分钟的事儿。长得在母亲的拳头下生长的徐昭果断地识了时务,向颜肃之保证:“我再不做过份的事儿了,就是看山璞可爱。真的,特别干净!一股冬天太阳晒在身上的味儿。”

  颜肃之看他捧着个被揍肿了的猪头,还笑得这么梦幻,一个没忍住,将他踹了出去:“滚蛋去睡吧你!”

  徐昭滚了。

  颜肃之兄弟俩相视苦笑。

  第二天一早,颜肃之就整肃衣冠,大清早就堵门儿去寻李彦了。

  李彦有年纪的人,觉少,醒得早,已经洗漱完毕,院子里打了一趟拳了。看了颜肃之来,一挑眉,啥也没说。

  颜肃之默默在看了一阵儿,然后走了。

  第三天,依旧如此,一直持续到了年后。两人愣是都一言没发,似乎都在等一个契机。

  与李彦相顾无言,但是颜肃之与山璞就可以说不少话了。

  颜肃之开门见山,就说要分一半俘虏给山璞。

  山璞却说:“约定好了的,我父母之仇已辈,又得许多财货,已是占了便宜了。首恶已诛,这些人不过是奴隶出身,归我部下,就算是我的部曲了,我照顾不了这么多的人。”

  山璞的想法特别简单,他下山,就是为了让族人过得好一点。自己的势力当然是要的嘉兴癫痫医院,癫痫病是怎样产生的,但是在自己这边的族人还没有过上他心目中的生活的时候,让他再去负责更多的人,他不想因为自己对于势力的过份贪欲而让所有人都过不好。

  颜肃之这边缺人,又有合适的办法去安置,为什么不两相便宜呢?

  他现在是要为了娶上理想的媳妇而努力!

  一度有点小绝望呢,他在努力,尼玛准岳父升得更快啊卧槽!心好累,感觉撑一撑还是能爱下去的。

  要撑下去,就得头脑清楚。就像昨天晚上他跟阿婉交的底儿一样:“乌合之众再多,也是不顶用的,太多了,反而是拖累。我们安置不下这么多的人,为什么不为他们寻一个好去处?再者,咱们手头上的人少些,正好做得精细些。有刀枪,有马,也能尽着他们先用。”

  看了颜氏父女练出来的玄衣军之后,山璞的思路就清晰了起来他要拼质量。山璞得承认,至少在管理这一块,山民比朝廷这边落后很多。后勤不给力,管理不给力,生产技术和生产方法跟不上,还要搞这么多人,管生不管养是不道德的。

  还不如只管好力所能及的,形成强大的战力,至少是丛林这边的战力,然后再抽调部分精兵,进行专门训练呢。这样,至少能保住现在的优势,不是么?

  颜肃之听了,颇为无语,道:“你倒明白!”

  山璞诚恳地道:“放眼天下,谁都会,只是晚辈这里人也少、钱也少,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了。胸无大志也好,不争不失也罢,却是不种哪有收?”

  颜肃之忽然问道:“你想收什么呢?”

  山璞沉默了一下,深深一揖,道:“已收到了应该得的,余下的,看我能种出什么来了。”

  颜肃之大笑:“那就去种吧,落种前记得看看土地合不合适,这世上的作物,有的喜阴、有的喜阳,有的喜旱、有的喜涝。对了,记得施肥浇水。”

  喜欢诗酒趁年华请大家收藏:(www.sanwwap.com)诗酒趁年华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吴用听了他的话,才点头表示:“那行,你既然提了,那肯定是有初步计划了,你先说来听听合不合适?”龚大人有点小心的询问:“我们能不能就在另一侧的内外城门外划一块地来堆肥?”那边的位置更加靠南,温度的变化也会更明显一些,更适合作为一处堆肥地,只是那个比较靠近城门,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同意。听到他说出了那个地点,吴用也皱了皱眉,那个位置自己也不敢随意答应他们,毕竟离内城太近,到时候影响普通百姓的生活就不好

2019-10-12

卡西利亚斯很难缠,只要有一丝多玛姆之力尚存,他就能够继续重生,而且他本身的实力不弱,即便是凌霄也只能抓住出其不意的机会,才能够很快的杀死甜文短篇微小说他一次,而当他有了准备的时候,想要杀死他就难上加难了。半空中的凌霄施展出种种手段,抓住机会就重创卡西利亚斯一次,绝对不给他去阻止斯特兰奇的机会。没错,刚才在空中的他已经注意到了下面斯特兰奇的动作,就目前而言,整件事

2019-10-12

1292剑神之躯!这是第二次,叶帆施展唯有剑意解体,才能使用这招剑意!与之前和莎莉叶大战相比,如今的叶帆,身体素质和剑意深度,都得到了提升,剑意解体后的威力,自然也会有显著提升!狂暴怒涌的剑意,让叶帆身体的每一块肌肉,每一条经脉,甚至每一块骨头,都酥酥麻麻,这比原先第一次,倒是痛苦减轻了

2019-10-12

“要不是有你,我们这次就完了,不仅不可能进入洞府,还会被碧霞宗那帮不要脸的小人算计!”“白师妹,我已经决定了,从今天开始,你就取代少宗主,成为我

2019-10-12

何意绘怎么也不不愿意面对现在的状况。她一直认为自己是幸运的,事实也是如此,谁能在仅有的一次生命中,因为懊悔和痛恨便可以推倒重来?谁能在多出的一番人生中,还有逆天的金手指加身?即便重生以来,很多事情不尽如人意,事情也

2019-10-12

© wx.eqtgj.com  极品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