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篇小说 >

第一幕麦克白

第一场荒原

雷电。三女巫上。

女巫甲

何时姊妹再相逢,

雷电轰轰雨蒙蒙?

女巫乙

且等烽烟静四陲,

败军高奏凯歌回。

女巫丙

半山夕照尚含辉。

女巫甲

何处相逢?

女巫乙

在荒原。

女巫丙

共同去见麦克白。

女巫甲

我来了,狸猫

女巫乙

癞蛤蟆叫我了。

女巫丙

来也。①

三女巫

(合)美即丑恶丑即美,

翱翔毒雾妖云里。(同下。)

第二场福累斯附近的营地

内号角声。肯、马尔康、道纳本、列诺克斯及侍从等上,与一流血之军曹相遇。

那个流血的人是谁?看他的样子,也许可以向我们报告关于叛乱的最近的消息。

马尔康

这就是那个奋勇苦战帮助我冲出敌人重围的军曹。祝福,勇敢的朋友!把你离开战场以前的战况报告王上。

军曹

双方还在胜负未决之中;正像两个疲力竭的游泳者,彼此扭成一,显不出他们的本领来。那残暴的麦克唐华德不愧为一个叛徒,因为无数恶的天都丛集于他的一身;他已经征调了西方各岛上的轻重步兵,命运也像娼一样,有意向叛徒卖弄风情,助长他的罪恶的气焰。可是这一切都无能为力,因为英勇的麦克白――真称得上一声“英勇”――不以命运的喜怒为意,挥舞着他的血腥的宝剑,像个煞星似的一路砍杀过去,直到了那才的面前,也不打个躬,也不通一句话,就挺剑从他的肚脐上刺了进去,把他的胸膛划破,一直划到下巴上;他的头已经割下来挂在我们的城楼上了。

啊,英勇的表弟!尊贵的壮士!

军曹

天有不测风云,从那透露曙光的东方偏卷来了无情的风暴,可怕的雷雨;我们正在兴高彩烈的时候,却又遭遇了重大的打击。听着,陛下,听着:当正义凭着勇气的威力正在驱逐敌军向后溃退的时候,挪威国君看见有机可乘,调了一批甲械良的生力军又向我们开始一次新的猛攻。

我们的将军们,麦克白和班柯有没有因此而气馁?

军曹

是的,要是麻雀能使怒鹰退却、兔子能把雄狮吓走的话。实实在在地说,他们就像两尊巨炮,满装着双倍火力的炮弹,愈发愈猛,向敌人射击;瞧他们的神气,好像拚着浴血负创,非让骸铺满原野,决不罢手――可是我的气力已经不济了,我的伤口需要马上医治。

你的叙述和你的伤口一样,都表现出一个战士的神。来,把他送到军医那儿去。(侍从扶军曹下。)

洛斯上。

谁来啦?

马尔康

尊贵的洛斯爵士。

列诺克斯

他的眼睛里露出多么慌张的神色!好像要说些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似的。

洛斯

上帝保佑吾王!

爵士,你从什么地方来?

洛斯

从费辅来,陛下;挪威的旌旗在那边的天空招展,把一阵寒风-进了我们人民的心里。挪威国君亲自率领了大队人马,靠着那个最恶的叛徒考特爵士的帮助,开始了一场惨酷的血战;后来麦克白披甲戴盔,和他势均力敌,刀来��往,奋勇锋,方才挫折了他的凶焰;胜利终于属我们所有――

好大的幸运!

洛斯

现在史威诺,挪威的国王,已经向我们求和了;我们责令他在圣戈姆小岛上缴纳一万块钱充入我们的国库,否则不让他把战死的将士埋葬。

考特爵士再也不能骗取我的信任了,去宣布把他立即处死,他的原来的爵位移赠麦克白。

洛斯

我就去执行陛下的旨意。

他所失去的,也就是尊贵的麦克白所得到的。(同下。)

第三场荒原

雷鸣。三女巫上。

女巫甲

妹妹,你从哪儿来?

女巫乙

我刚杀了猪来。

女巫丙

姊姊,你从哪儿来?

女巫甲

一个水手的妻子坐在那儿吃栗子,啃呀啃呀啃呀地啃着。“给我吃一点,”我说。“滚开,妖巫!”那个吃鱼吃肉的贱人喊起来了。她的丈夫是“猛虎号”的船长,癫痫病患者该如何规律服药到阿勒坡去了;可是我要坐在一张筛子里追上他去,像一头没有尾巴的老鼠,瞧我的,瞧我的,瞧我的吧。

女巫乙

我助你一阵风。

女巫甲

感谢你的神通。

女巫丙

我也助你一阵风。

女巫甲

刮到西来刮到东。

到处狂风吹海立,

打行船无休息;

终朝终夜不得安,

骨瘦如柴血色干;

一年半载海上漂,

气断神疲力销;

他的船儿不会翻,

暴风雨里受苦难。

瞧我有些什么东西?

女巫乙

给我看,给我看。

女巫甲

这是一个在归途覆舟殒命的舵工的拇指。(内鼓声。)

女巫丙

鼓声!鼓声!麦克白来了。

三女巫

(合)手携手,三姊妹,

沧海高山弹指地,

朝飞暮返任游戏。

姊三巡,妹三巡,

三三九转蛊方成。

麦克白及班柯上。

麦克白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郁而又光明的日子。

班柯

到福累斯还有多少路?这些是什么人,形容这样枯瘦,服装这样怪诞,不像是地上的居民,可是却在地上出现?你们是活人吗?你们能不能回答我们的问题?好像你们懂得我的话,每一个人都同时把她满是皱纹的手指按在她的干枯的嘴唇上。你们应当是女人,可是你们的须却使我不敢相信你们是女人。

麦克白

你们要是能够讲话,告诉我们你们是什么人?

女巫甲

万福,麦克白!祝福你,葛莱密斯爵士!

女巫乙

万福,麦克白!祝福你,考特爵士!

女巫丙

万福,麦克白,未来的君王!

班柯

将军,您为什么这样吃惊,好像害怕这种听上去很好的消息似的?用真理的名义回答我,你们到底是幻象呢,还是果真像你们所显现的那样生物?你们向我的高贵的同伴致敬,并且预言他未来的尊荣和远大的希望,使他仿佛听得出了神;可是你们却没有对我说一句话。要是你们能够洞察时间所播的种子,知道哪一颗会长成,哪一颗不会长成,那么请对我说吧;我既不乞讨你们的恩惠,也不惧怕你们的憎恨。

女巫甲

祝福!

女巫乙

祝福!

女巫丙

祝福!

女巫甲

比麦克白低微,可是你的地位在他之上。

女巫乙

不像麦克白那样幸运,可是比他更有福。

女巫丙

你虽然不是君王,你的子孙将要君临一国。万福,麦克白和班柯!

女巫甲

班柯和麦克白,万福!

麦克白

且慢,你们这些闪烁其辞的预言者,明白一点告诉我。西纳尔②死了以后,我知道我已经晋封为葛莱密斯爵士;可是怎么会做起考特爵士来呢?考特爵士现在还活着,他的势力非常煊赫;至于说我是未来的君王,那正像说我是考特爵士一样难于置信。说,你们这种奇怪的消息是从什么地方得来的?为什么你们要在这荒凉的旷野用这种预言式的称呼使我们止步?说,我命令你们。(三女巫隐去。)

班柯

水上有泡沫,土地也有泡沫,这些便是大地上的泡沫。她们消失到什么地方去了?

麦克白

消失在空气之中,好像是有形体的东西,却像呼吸一样融化在风里了。我倒希望她们再多留一会儿。

班柯

我们正在谈论的这些怪物,果然曾经在这儿出现吗?还是因为我们误食了令人疯狂的草根,已经丧失了我们的理智?

麦克白

您的子孙将要成为君王。

班柯

您自己将要成为君王。

麦克白

而且还要做考特爵士;她们不是这样说的吗?

班柯

正是这样说的。谁来啦?

洛斯及安格斯上。

洛斯

麦克白,王上已经很高兴地接到了你的胜利的消息;当他听见你在这次征讨叛逆的战争中所表现的英勇的勋绩的时候,他简直不知道应当惊异还是应当赞叹,在这两种心理的相冲突之下,他快乐得说不出话来。他又得知你在同一天之内,又在雄壮的挪威大军的阵地上出现,不因为你自己亲手造成的死亡的惨象而感到些微的恐惧。报信的人像密雹一样接踵而至,异口同声地在他的面前称颂你的保卫祖国的大功。

安格斯

我们奉王上的命令前来,向你传达他的慰劳的诚意;我们的使命只是迎接你回去面谒王上,不是来酬答你的功绩。

洛斯

为了向你保证他将给你更大的尊荣起见,他叫我替你加上考特爵士的称号;祝福你,最尊贵的爵士!这一个尊号是属于你的了。

班柯

什么!魔鬼居然会说真话吗?

麦克白

考特爵士现在还活着;为什么你们要替我穿上借来的衣服?癫痫哪儿看>

安格斯

原来的考特爵士现在还活着,可是因为他自取其咎,犯了不赦的重罪,在无情的判决之下,将要失去他的生命。他究竟有没有和挪威人公然联合,或者曾经给叛秘密的援助,或者同时用这两种手段来图谋颠覆他的祖国,我还不能确实知道;可是他的叛国的重罪,已经由他亲口供认,并且有了事实的证明,使他遭到了毁灭的命运。

麦克白

(旁白)葛莱密斯,考特爵士;最大的尊荣还在后面。(向洛斯、安格斯)谢谢你们的跋涉。(向班柯)您不希望您的子孙将来做君王吗?方才她们称呼我做考特爵士,不同时也许给你的子孙莫大的尊荣吗?

班柯

您要是果然完全相信了她们的话,也许做了考特爵士以后,还渴望想把王冠攫到手里。可是这种事情很奇怪;魔鬼为了要陷害我们起见,往往故意向我们说真话,在小事情上取得我们的信任,然后在重要的关头我们便会堕入他的圈套。两位大人,让我对你们说句话。

麦克白

(旁白)两句话已经证实,这好比是美妙的开场白,接下去就是帝王登场的正戏了。(向洛斯、安格斯)谢谢你们两位。(旁白)这种神奇的启示不会是凶兆,可是也不像是吉兆。假如它是凶兆,为什么用一开头就应验的预言保证我未来的成功呢?我现在不是已经做了考特爵士了吗?假如它是吉兆,为什么那句话会在我脑中引起可怖的印象,使我发悚然,使我的心全然失去常态,卜卜地跳个不住呢?想像中的恐怖远过于实际上的恐怖;我的思想中不过偶然浮起了杀人的妄念,就已经使我全身震撼,心灵在思乱想中丧失了作用,把虚无的幻影认为真实了。

班柯

瞧,我们的同伴想得多么出神。

麦克白

(旁白)要是命运将会使我成为君王,那么也许命运会替我加上王冠,用不着我自己费力。

班柯

新的尊荣加在他的身上,就像我们穿上新衣服一样,在没有穿惯以前,总觉得有些不大适合身材。

麦克白

(旁白)事情要来尽管来吧,到头来最难堪的日子也会对付得过去的。

班柯

尊贵的麦克白,我们在等候着您的意旨。

麦克白

原谅我;我的迟钝的脑筋刚才偶然想起了一些已经忘记了的事情,两位大人,你们的辛苦已经铭刻在我的心版上,我每天都要把它翻开来诵读。让我们到王上那儿去。想一想最近发生的这些事情;等我们把一切仔细考虑过以后,再把各人心里的意思彼此开诚相告吧。

班柯

很好。

麦克白

现在暂时不必多说。来,朋友们。(同下。)

第四场福累斯。宫中一室

喇叭奏花腔。肯、马尔康、道纳本、列诺克斯及侍从等上。

考特的死刑已经执行完毕没有?监刑的人还没有回来吗?

马尔康

陛下,他们还没有回来;可是我曾经和一个亲眼看见他就刑的人谈过话,他说他很坦白地供认他的叛逆,请求您宽恕他的罪恶,并且表示深切的悔恨。他的一生行事,从来不曾像他临终的时候那样得体;他抱着视死如归的态度,抛弃了他的最宝贵的生命,就像它是不足介意、不值一钱的东西一样。

世上还没有一种方法,可以从一个人的脸上探察他的居心;他是我所曾经绝对信任的一个人。

麦克白、班柯、洛斯及安格斯上。

啊,最值得钦佩的表弟!我的忘恩负义的罪恶,刚才还重压在我的心头。你的功劳太超越寻常了,飞得最快的报酬都追不上你;要是它再微小一点,那么也许我可以按照适当的名分,给你应得的感谢和酬劳;现在我只能这样说,一切的报酬都不能抵偿你的伟大的勋绩。

麦克白

为陛下尽忠效命,它的本身就是一种酬报。接受我们的劳力是陛下的名分;我们对于陛下和王国的责任,正像子女和仆一样,为了尽我们的敬之忱,无论做什么事都是应该的。

欢迎你回来;我已经开始把你栽培,我要努力使你繁茂。尊贵的班柯,你的功劳也不在他之下,让我把你拥抱在我的心头。

班柯

要是我能够在陛下的心头生长,那收获是属于陛下的。

我的洋溢在心头的盛大的喜乐,想要在悲哀的泪滴里隐藏它自己。吾儿,各位国戚,各位爵士,以及一切最亲近的人,我现在向你们宣布立我的长子马尔康为储君,册封为肯勃兰亲王,他将来要继承我的王位;不仅仅是他一个人受到这样的光荣,广大的恩将要像繁星一样,照耀在每一个有功者的身上。陪我到殷佛纳斯去,让我再叨受你一次盛情的招待。

麦克白

不为陛下效劳,闲暇成了苦役。让我做一个前驱者,把陛下光降的喜讯先去报告我的妻子知道;现在我就此告辞了。

我的尊贵的考特!

麦克白

(旁白)肯勃兰亲王!这是一块横在我的前途的阶石,我必须跳过这块阶石,否则就要颠仆在它的上面。星星啊,收起你们的火焰!不要让光亮照见我的黑暗幽深的欲望。眼睛啊,别望这双手吧;可是我仍癫痫病的症状都有什么要下手,不管干下的事会吓得眼睛不敢看。(下。)

真的,尊贵的班柯;他真是英勇非凡,我已经饱听人家对他的赞美,那对我就像是一桌盛筵。他现在先去预备款待我们了,让我们跟上去。真是一个无比的国戚。(喇叭奏花腔。众下。)

第五场殷佛纳斯。麦克白的城堡

麦克白夫人上,读信。

麦克白夫人

“她们在我胜利的那天遇到我;我根据最可靠的说法,知道她们是具有超越凡俗的知识的。当我燃烧着热烈的欲望,想要向她们详细询问的时候,她们已经化为一阵风不见了。我正在惊奇不置,王上的使者就来了,他们都称我为‘考特爵士’;那一个尊号正是这些神巫用来称呼我的,而且她们还对我作这样的预示,说是‘祝福,未来的君王!’我想我应该把这样的消息告诉你,我的最亲的有福同享的伴侣,好让你不致于因为对于你所将要得到的富贵一无所知,而失去你所应该享有的欢欣。把它放在你的心头,再会。”你本是葛莱密斯爵士,现在又做了考特爵士,将来还会达到那预言所告诉你的那样高位。可是我却为你的天忧虑:它充满了太多的人情的臭,使你不敢采取最近的捷径;你希望做一个伟大的人物,你不是没有野心,可是你却缺少和那种野心相联属的恶;你的欲望很大,但又希望只用正当的手段;一方面不愿玩弄机诈,一方面却又要作非分的攫夺;伟大的爵士,你想要的那东西正在喊:“你要到手,就得这样干!”你也不是不肯这样干,而是怕干。赶快回来吧,让我把我的神力量倾注在你的耳中;命运和玄奇的力量分明已经准备把黄金的宝冠罩在你的头上,让我用舌尖的勇气,把那阻止你得到那顶王冠的一切障碍驱扫一空吧。

一使者上。

麦克白夫人

你带了些什么消息来?

使者

王上今晚要到这儿来。

麦克白夫人

你在说疯话吗?主人是不是跟王上在一起?要是果真有这一回事,他一定会早就通知我们准备的。

使者

禀夫人,这话是真的。我们的爵爷快要来了;我的一个伙伴比他早到了一步,他跑得气都喘不过来,好容易告诉了我这个消息。

麦克白夫人

好好看顾他;他带来了重大的消息。(使者下)报告肯走进我这堡门来送死的乌鸦,它的叫声是嘶哑的。来,注视着人类恶念的魔鬼们!解除我的女的柔弱,用最凶恶的残忍自顶至踵贯注在我的全身;凝结我的血液,不要让怜悯钻进我的心头,不要让天中的恻隐摇动我的狠毒的决意!来,你们这些杀人的助手,你们无形的躯体散满在空间,到处找寻为非作恶的机会,进入我的妇人的胸中,把我的水当作胆汁吧!来,沉的黑夜,用最昏暗的地狱中的浓烟罩住你自己,让我的锐利的刀瞧不见它自己切开的伤口,让青天不能从黑暗的重衾里探出头来,高喊“住手,住手!”

麦克白上。

麦克白夫人

伟大的葛莱密斯!尊贵的考特!比这二者更伟大、更尊贵的未来的统治者!你的信使我飞越蒙昧的现在,我已经感觉到未来的搏动了。

麦克白

我的最亲的亲人,肯今晚要到这儿来。

麦克白夫人

什么时候回去呢?

麦克白

他预备明天回去。

麦克白夫人

啊!太永远不会见到那样一个明天。您的脸,我的爵爷,正像一本书,人们可以从那上面读到奇怪的事情。您要欺骗世人,必须装出和世人同样的神气;让您的眼睛里、您的手上、您的舌尖,随处流露着欢迎;让人家瞧您像一朵纯洁的花朵,可是在花瓣底下却有一条毒蛇潜伏。我们必须准备款待这位将要来到的贵宾;您可以把今晚的大事给我去办;凭此一举,我们今后就可以日日夜夜永远掌握君临万民的无上权威。

麦克白

我们还要商量商量。

麦克白夫人

泰然自若地抬起您的头来;脸上变色最易引起猜疑。其他一切都包在我身上。(同下。)

第六场同前。城堡之前

高音笛奏乐。火炬前导;肯、马尔康、道纳本、班柯、列诺克斯、麦克德夫、洛斯、安格斯及侍从等上。

这座城堡的位置很好;一阵阵柔的和风轻轻吹拂着我们微妙的感觉。

班柯

夏天的客人――巡礼庙宇的燕子,也在这里筑下了它的暖的巢居,这可以证明这里的空气有一种诱人的香味;檐下梁间、墙头屋角,无不是这鸟儿安置吊和摇篮的地方:凡是它们生息繁殖之处,我注意到空气总是很新鲜芬芳。

麦克白夫人上。

瞧,瞧,我们的尊贵的主妇!到处跟随我们的挚情厚,有时候反而给我们带来麻烦,可是我们还是要把它当作厚羊羔风多久能治好u>爱来感谢;所以根据这个道理,我们给你带来了麻烦,你还应该感耐我们,祷告上帝保佑我们。

麦克白夫人

我们的犬马微劳,即使加倍报效,比起陛下赐给我们的深恩广泽来,也还是不足挂齿的;我们只有燃起一瓣心香,为陛下祷祝上苍,报答陛下过去和新近加于我们的荣

考特爵士呢?我们想要追在他的前面,趁他没有到家,先替他设筵洗尘;不料他骑马的本领十分了不得,他的一片忠心使他急如星火,帮助他比我们先到了一步。高贵贤淑的主妇,今天晚上我要做您的宾客了。

麦克白夫人

只要陛下吩咐,您的仆人们随时准备把他们自己和他们所有的一切开列清单,向陛下报账,把原来属于陛下的依旧呈献给陛下。

把您的手给我;领我去见我的居停主人。我很敬他,我还要继续眷顾他。请了,夫人。(同下。)

第七场同前。堡中一室

高音笛奏乐;室中遍燃火炬。一司膳及若干仆人持肴馔食具上,自台前经过。麦克白上。

麦克白

要是干了以后就完了,那么还是快一点干;要是凭着暗杀的手段,可以攫取美满的结果,又可以排除了一切后患;要是这一刀砍下去,就可以完成一切、终结一切、解决一切――在这人世上,仅仅在这人世上,在时间这大海的浅滩上;那么来生我也就顾不到了。可是在这种事情上,我们往往逃不过现世的裁判;我们树立下血的榜样,教会别人杀人,结果反而自己被人所杀;把毒药投入酒杯里的人,结果也会自己饮-而死,这就是一丝不爽的报应。他到这儿来本有两重的信任:第一,我是他的亲戚,又是他的臣子,按照名分绝对不能干这样的事;第二,我是他的主人,应当保障他身体的安全,怎么可以自己持刀行刺?而且,这个肯秉仁慈,处理国政,从来没有过失,要是把他杀死了,他的生前的美德,将要像天使一般发出喇叭一样清澈的声音,向世人昭告我的弑君重罪;“怜悯”像一个赤身体在狂风中飘游的婴儿,又像一个御气而行的天婴,将要把这可憎的行为揭露在每一个人的眼中,使眼泪淹没叹息。没有一种力量可以鞭策我实现自己的意图,可是我的跃跃欲试的野心,却不顾一切地驱着我去冒颠踬的危险――

麦克白夫人上。

麦克白

啊!什么消息?

麦克白夫人

他快要吃好了;你为什么从大厅里跑了出来?

麦克白

他有没有问起我?

麦克白夫人

你不知道他问起过你吗?

麦克白

我们还是不要进行这一件事情吧。他最近给我极大的尊荣;我也好容易从各种人的嘴里博到了无上的美誉,我的名声现在正在发射最灿烂的光彩,不能这么快就把它丢弃了。

麦克白夫人

难道你把自己沉浸在里面的那种希望,只是醉后的妄想吗?它现在从一场睡梦中醒来,因为追悔自己的孟,而吓得脸色这样苍白吗?从这一刻起,我要把你的情看作同样靠不住的东西。你不敢让你在行为和勇气上跟你的欲望一致吗?你宁愿像一头畏首畏尾的猫儿,顾全你所认为生命的装饰品的名誉,不惜让你在自己眼中成为一个懦夫,让“我不敢”永远跟随在“我想要”的后面吗?

麦克白

请你不要说了。只要是男子汉做的事,我都敢做;没有人比我有更大的胆量。

麦克白夫人

那么当初是什么畜生使你把这一种企图告诉我的呢?是男子汉就应当敢作敢为;要是你敢做一个比你更伟大的人物,那才更是一个男子汉。那时候,无论时间和地点都不曾给你下手的方便,可是你却居然决意要实现你的愿望;现在你有了大好的机会,你又失去勇气了。我曾经哺过婴孩,知道一个母亲是怎样怜吸她汁的子女;可是我会在它看着我的脸微笑的时候,从它的柔软的嫩嘴里摘下我的头,把它的脑袋砸碎,要是我也像你一样,曾经发誓下这样毒手的话。

麦克白

假如我们失败了――

麦克白夫人

我们失败!只要你集中你的全副勇气,我们决不会失败。肯赶了这一天辛苦的路程,一定睡得很熟;我再去陪他那两个侍卫饮酒作乐,灌得他们头脑昏沉、记忆化成一阵烟雾;等他们烂醉如泥、像死猪一样睡去以后,我们不就可以把那毫无防卫的肯随意摆布了吗?我们不是可以把这一件重大的谋杀罪案,推在他的酒醉的侍卫身上吗?

麦克白

愿你所生育的全是男孩子,因为你的无畏的神,只应该铸造一些刚强的男。要是我们在那睡在他寝室里的两个人身上涂抹一些血迹,而且就用他们的刀子,人家会不会相信真是他们干下的事?

麦克白夫人

等他的死讯传出以后,我们就假意装出号啕痛哭的样子,这样还有谁敢不相信?

麦克白

我的决心已定,我要用全身的力量,去干这件惊人的举动。去,用最美妙的外表把人们的耳目欺骗;诈的心必须罩上虚伪的笑脸。(同下。)

© wx.eqtgj.com  极品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