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短文学 >

第一章【恋爱中的皮卡丘】 皮皮少儿阅读频道

第1节:开始体会恋爱的感觉

丘佳认为自己终于开始体会到了恋爱的感觉。

班里两个"著名恋爱大师"酷儿和冉小渝,正在热烈讨论什么是恋爱的感觉的时候,丘佳冲进这两个女生中间,无比自信地举起手说,我知道我知道!

酷儿用"你脑子进水了吗"的眼神,差点杀死丘佳。

冉小渝用"你别来捣乱了"的冰冷表情,差点冰死丘佳。

当丘佳鼓足勇气,说出她的想法,酷儿和冉小渝都要疯了。

"恋爱的感觉,就是突然见到一个人,然后你就开始头晕啦!晕啊晕啊晕啊,晕啊晕啊晕啊……"

"晕了之后呢?"冉小渝终于憋不住了,追问道。

"然后,一想到他,你的头还是晕啊晕啊晕啊。就这样。"丘佳无辜地眨着毛绒绒的大眼睛。

酷儿和冉小渝目瞪口呆地对望了片刻,然后两人一起捂着肚子大笑不止。

丘佳觉得很没劲,撅着嘴巴走开了,包带长长的单肩书包,啪啪地拍打着她的屁股。

她对着自己说:"我说的都是真实的体验,既然她们不相信,那就说明这两个所谓的’恋爱大师’其实根本就很水。"

"丘佳,你在和空气说话吗?"旁边突然冒出一个声音来,把她吓得使劲拍胸脯,"哎呀,我的妈呀!"

可是,拍胸脯的手,被丘佳停留在空气中,似乎凝固住了。

"啊,你……"丘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的这个人。

他个子不算太高,却很帅气哦,长得有点像元斌。他笑容可掬地低头看着丘佳,漂亮的大眼睛里,溢满笑意。

丘佳在他眼睛里看到了一个小小的自己,她感到头在眩晕,晕啊晕啊晕啊……

但她咬着牙齿,拼命使出吃奶的力气,力撑住自己。

因为,她是一只好奇心特别炙烈的巨蟹哦,当好奇心袭来的时候,它的能量能够战胜一切,包括恋爱的眩晕。

"你,你是怎么知道我名字的?还有,你,你是谁?"

丘佳用暗力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不过她不明白自己怎么突然变成了一个结巴,她很沮丧,觉得自己这样子一定显得特别笨拙。

"这个么,是个秘密。"元彬神秘地对她说。他的脸上,突然绽开一个笑容,他的眼睛里发出熠熠的光彩。

她站在原地,不敢挪动脚步,因为她感到自己仍然还在晕啊晕啊晕啊……

"喂,皮卡丘!"

当丘佳再次听到身边冒出来的声音时,她又跳了一下脚,拍着胸脯大叫一声,"哎呀,吓死我了。"

不过这次,她拍胸脯的动作没有被凝固。

站在她面前的是酷儿和冉小渝。

"刚才和你说话的那个人,他是谁?"酷儿问她。

"他?"丘佳眨了眨她毛茸绒绒的大眼睛,欲言又止。

"他到底是谁?"冉小渝急切地问。

丘佳耸耸肩膀,随口胡说:"是我们学校新来的实习 老师么。"

她知道此刻不交代,定难脱身。

上周五丘佳听同桌黄瓜说,学校要来几个实习 老师。黄瓜还无比期待地说,最好我们班分来一个又温 柔又漂亮的姐姐老师。

"那你是怎么认识他的?"

两位著名大师却越来越咄咄逼人。

"喏,我骑车上学,在学校门口撞到他,就这样认识了。"丘佳又耸了耸肩膀。

这倒差不多是真的。

事情就发生在昨天,丘佳骑着丙戊酸能长期吃吗她那辆除了铃不响全身都响个不停的破单车,"轰隆隆"地一路开到了学校门口。

"轰隆隆"的声音,是她自己吼叫着给单车配的音。

具有500年历史的学校,有着一个古老沉重的铅灰色大门。所以,每次丘佳骑到此,下车的时候,总会大吼一声:

"古墓派女弟子丘佳驾到!"

然后,嘴巴里继续伴奏着"轰隆隆",摆出武林高手的POSE,"唰"冲进那暮气沉沉重的大门。

昨天,当她吼完那句"古墓派女弟子丘佳驾到"的时候,突然看到前面有个人回过头来看她,眼睛里带着诧异,紧接着是温 暖的笑意。

就在那一瞬间,丘佳第一次体会到了恋爱的感觉。

她等眩晕过去之后,再定睛看去,那个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就在刚才,他又突然冒了出来。

丘佳耸耸肩膀,心想,没办法,这就叫做缘分。

"缘分"这个词,平时是经常被酷儿和冉小渝提起的,每当她们卖弄恋爱理论的时候,总喜欢说"一切都是缘分",然后伴着长长的叹息。

丘佳和酷儿、冉小渝走到教室门口的时候,三个女孩都愣住了。

讲台上站着的人,不是数学老师老吴,而是他!

教室里每一个同学都显得无比兴奋。

他转头看着站在门口发呆的她们,当他的眼光落到丘佳身上时,眼睛里再次溢满了笑意。

老天,丘佳也不明白为何他每次看见自己,都笑得这么厉害。

预备铃响起。

"还不快进来。"他轻声提醒道。

"喔。"

三个人入梦初醒,忙不迭地点头走进教室。丘佳被她们推在最前边,她只是机械地迈着步子。

因为此刻,她头很晕。

"喂,死皮卡丘,你坐错了,这是我的座位!"丘佳刚坐下来,就被冉小渝小声骂着揪了起来。

"喔。"丘佳如梦游一般,又慢慢地游到自己座位上。

可是,她却坐到了一个软绵绵的身体上面。

"啊!皮卡丘,你往哪儿坐啊!"酷儿尖叫着站起来用力推开丘佳。

教室里爆发出哄堂大笑。

黄瓜很仁慈地走过来,像个大哥哥,拉着丘佳的手,这样一来,丘佳终于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了。

"皮卡丘,你今天是怎么了?"黄瓜小声地问丘佳。

第2节:称自己为古墓派女弟子

可是,丘佳根本就听不到黄瓜在说什么,她只是痴痴地看着讲台上那个与她"有缘"的家伙,那家伙正在黑板上写两个字――关凌。

"这是我的大名。从今天开始起,我带你们班的数学课,为期一个月。"他竖起一根食指的样子,也是那么迷人。

黄瓜嘀咕了一句:"为什么你不是姐姐呢?"

丘佳也没听到。

如果是平时,丘佳一定饶不过黄瓜,她会不依不饶地和黄瓜争执说,你想让关老师变性吗?不如你自己先去做个手术更方便!

和黄瓜斗嘴,曾是丘佳人生一大乐趣。

整整一节课下来,丘佳一个字都没听进去,她唯一的感觉,除了晕,还是晕。

"惨了!"下课后,丘佳呆呆地坐在座位上,这样告诉自己。

为什么他会是自己的数学老师呢?

她的周围就像是开水烧滚了锅,全体女生都在热烈地议论着关凌,酷儿宣布说,关凌就是她心目中完美的帅哥――

<本人患有羊癫疯,请问要怎么治疗羊癫疯?p> "他有着一张轮廓分明的脸,一双漂亮的大眼睛,运动型的体型和身材,最重要的是,他的身上有着纪凡希的海洋气息。"

"哇――"

女生们一起慨叹说,酷儿真不愧是大师啊!

每当她们谈论这些话题的时候,都会把丘佳撇得远远的。

在大家的眼里,剪着幼稚的椰子头、喜欢穿背带的工装裤、全身都没脱去婴儿肥的丘佳,在对恋爱的见解方面,完全还是一只懵懂的菜鸟。

当关凌的脸又重新出现在教室窗户外面的时候,女生们全都安静下来,个个屏声静气地盯住他。

只有丘佳在无聊地趴在桌上睡大觉。

关凌和坐在窗边的一位男同学小声关照了两句,径直又走开了。那个男生颠颠地跑来,大声地叫着丘佳的绰号:

"喂,皮卡丘,关老师请你去他办公室喝茶。"

丘佳从手臂中抬起头,呆呆地看着站在她面前的男生,她还没来得及看到,周围一双双杀人的眼睛都在射向她。

那男生又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次。

丘佳又像梦游一般,机械地站起身来,慢慢地游到教室门口,或许,她意识到了盯在她背后的几十双眼睛,所以,她缓缓地回过头来。

"皮卡丘!"

那些杀人的眼光在一瞬间,忽然全部变成了亲热的火炬。

丘佳目瞪口呆地看到,几十个女生亲热地向她飞奔过来,此刻的她,犹如站在防防波堤上,看到了洪水突然间来袭时的紧张心情。

"皮卡丘我陪你去!"

"不,我来陪你!"

"好皮卡丘……"

洪水滔滔不绝地袭过来,把丘佳重重地压趴在地上。

"痛啊!"丘佳大声地叫起来,眼泪也冒了出来。

像是等待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丘佳终于被救了出来。

她先是感觉到压在身上的重量在一层地减轻,然后,她被一双手从地上拉了起来,又被人从背后推着催促:"快走!"

她走了几步,回过头来,眼里还留着刚才的泪花。

是黄瓜!

穿着红色T恤的黄瓜,张开又细又长的手臂,躬着瘦长的身躯,活像是一只挣扎的大龙虾。他拼死抵住背后几十个疯狂的女生,大声叫丘佳快走。

丘佳再次感到眼睛里一热。

被老师请到办公室,老师坐着喝茶她站着交代问题,对于丘佳来说,早就不是头一回了。不过,像现在这样,和老师隔着一张桌子的距离,彼此平等地面对面坐着,从小到大,这还是第一次。

关凌的桌子上,放着丘佳上次在老吴手里数学测验的试卷,卷头上面划着一个鲜红的阿拉伯数字――25。

这是老吴愤怒的笔迹。

丘佳羞愧得抬不起头来。

关凌却问丘佳:"大家都叫你皮卡丘?"

丘佳意外地抬起头来。

关凌再次看到了这女生脸上那一双毛绒绒的大眼睛,像洋娃娃一样无辜而纯洁。不过此刻这双眼睛内,却含着盈盈的泪光。

关凌笑了笑,打开抽屉,拿出一张柔软雪白的纸巾,轻轻地替丘佳擦去眼里的泪水。

那个动作很像爸爸,给她的感觉很温 暖。

也就在那一瞬间,丘佳开始觉得关凌带给她的眩晕在逐渐减轻。

关凌把纸巾团 起来扔在一旁,双手交 叉握起来,放在桌子上,笑着说,这真是个很可爱的绰号呀!

丘佳渐渐变得放松起来,她甚至调皮地吐了治癫痫的医院哪家最好一下舌头。

关凌又问丘佳,为什么称自己为古墓派女弟子?

丘佳睁大了眼睛,又流露出无辜的眼神说,难道你就没发现,我们学校看起来活像是一座古墓吗?

关凌哈哈大笑起来,露出整齐洁白的牙齿。

丘佳也笑了。

"不喜欢数学?"就在丘佳毫无防备时,关凌突然进攻了。

丘佳立即就像个泄气的皮球,她点点头,然后死命盯住桌子上的一滴水渍,她把它想象成了一只胖乎乎的皮卡丘……

突然,她的眼前,真的出现了一只亮黄色的皮卡丘。

她眨了眨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突然出现在眼皮下面的魔术――胖乎乎、漂亮的皮卡丘,被握在一只大手中,可爱地面朝着她。

她用力揉了揉自己的眼睛,魔术并没消失。

关凌把皮卡丘递到丘佳手里,她轻轻一捏,皮卡丘的身体软软的,却是真实的。就像是得到了心爱玩具的孩子一样,丘佳不加掩饰地笑了起来,露出两颗虎牙。

"喜欢吗?"关凌问她。

丘佳把皮卡丘抱在怀里,用力点头。

奇怪,眩晕的感觉到哪里去了呢?此刻她清晰地看到关凌的笑容,是那么像童年印象中年轻的父亲。

她记得小时候,爸爸每次买来新玩具给她,总是带着这样的神情和笑容。

第3节:毫不掩饰自己对丘佳的爱

想到爸爸,丘佳的眼里再次盈满了泪水。

"呀呀,怎么了?"

一向从容的关凌,此刻也不免慌了手脚。他有些不明白,面前这个小女孩,怎么哭和笑都是那么突然、没有任何前奏的呢?

丘佳迅速用手擦去了眼泪,她的脸上又绽放出笑容来,就像是清晨带着露珠的一朵小花。

关凌苦笑了一下,递给丘佳一张洁白的纸巾。

在KATTY猫台灯下面,丘佳在认真地写着一张数学试卷。她是那么聚精会神,以至于妈妈轻轻走进来了,都浑然不知。

"佳佳,今天这么用功啊?"

妈妈像是对待一个三年级的小学生,把手轻轻地放在女儿毛绒绒的头发上。丘佳抬头看着妈妈,妈妈的眼光,却落在了桌上的皮卡丘身上。

"好漂亮的小狗啊,同学送你的?"妈妈用夸赞的语气。

丘佳笑了起来,"妈妈,你老是分不清动物,它不是小狗呀,它是皮,卡,丘!"

妈妈嘟囔着说,又是什么怪东西。她替女儿把桌上的一些东西清理干净,其中有喝了一大半的牛奶盒呀、巧克力糖纸呀、画着卡通人物和涂满了算式的草稿纸呀,等等。

丘佳从书包里掏了掏,终于掏出月考的成绩册,交 给妈妈签字。

成绩册足有好几页纸,全年级800多人的成绩全部列在上面,依照从高分到低分的次序,所以名次排在哪里,一目了然。

妈妈看到成绩册,有点紧张的样子。

丘佳看到妈妈急切浏览的眼神,就小声提醒妈妈说:"从后面翻。"

妈妈茫然地抬头看了丘佳一眼,轻轻地"呵"一声,便把成绩册翻过来,从最后一页开始找,果然很快就找到丘佳的名字。

盯着女儿的分数和名次,妈妈轻轻地在心底叹了口气,当然,她很小心地不让女儿感觉到她的失望。

妈妈在上面签上自己的名字。

丘佳看着墙,有点不自在地绞着自己的手。

妈妈收了笔,抬头看着丘佳,笑了笑,尽量用平淡的口吻说:"佳佳,你还是数学拉了分,其它的早期癫痫病能治好吗,都不错呀。"

妈妈的要求很低,只要是考到了70分,就给予评价说"不错"。

不过,25分,无论如何,都没法好意思给出"不错"这个评语。

吃饭的时候,丘佳突然地说:"妈妈,我们换了数学老师了。"妈妈"唔"了一声,然后说,"好啊,好好地学吧。"

丘佳原来还想说,"我很喜欢这个数学老师呀,他送我皮卡丘,不过有个条件,每天都要做一张他专门为我出的试卷题喔。"

不过,看妈妈不在意的样子,丘佳就没说了。

"妈妈!"安静了一下,丘佳突然慎重其事地又叫了一声,妈妈心里"别"地一跳,她紧张地看着一脸天真无邪的女儿。

难道,丘佳遇到麻烦了吗?

妈妈没有一天不这么担心着。

"佳佳,怎么了?"妈妈担心地问道。

"啊……"丘佳张了张嘴巴,突然有点羞涩起来,就含糊地说,"……恩,也没什么了,算了。"

妈妈放心了,笑起来,然后就"唰"地扑过去,嘻嘻哈哈地挠着丘佳痒痒说:"坏蛋!吊我胃口呀,快说快说快说啊!"

丘佳给妈妈�}扰得受不了啦,只好投降了。

"说吧。"妈妈坐直了身子,用命令的口气,带着胜利的喜悦。

丘佳摇了摇头,她觉得妈妈的心理年龄越来越小,甚至经常比她还小!"妈妈,我刚才是想说,从今天开始,我要好好地学数学了。"丘佳说。

说完了,她很担心地看着妈妈的表情,很担心妈妈会笑话她。

妈妈认真地看了丘佳一眼,伸出手指,轻轻地刮了一下女儿圆圆的大蒜鼻头,说:"好啊,你爸爸知道,会高兴的。"

就在那一瞬间,娘俩都沉静了一会儿。然后,妈妈端起桌上的碗筷进了厨房。

而丘佳,坐在那里发着呆。

丘佳上小学二年级的寒假,爸爸送她去老师家补习 数奥,那是一个下雪天,爸爸在独自骑车回家的路上,被一辆外地卡车撞死了……

从那以后,妈妈很少和丘佳提起爸爸,妈妈只是和丘佳说,要快乐地生活下去呀!

只是,不知是怎么了,从那时候起,丘佳一看到数学课本,头皮就一阵阵地发麻。她的数学成绩,就从那时候开始,一泻千里……

丘佳心里明白,从今天起,有一些状况改变了。刚才,她在做数学试卷的时候,头皮不再发麻了,心里也不再厌恶了。

是不是因为有皮卡丘陪伴的缘故呢?

丘佳第二天到了班里的时候,被女生们围了个水泄不通。

"皮卡丘,关凌昨天叫你去干吗?他和你说什么了?"酷儿双手叉着腰,像是在发连珠炮。

"他……他没说什么。"

可是,丘佳脸上的表情叫人一看就知道她在撒谎。

"他不是给你恋爱感觉的人吗?你老实交代,是不是他拒绝你了?"冉小渝把脸凑上来,用手搭着丘佳的肩膀,眼睛逼视着。

丘佳有点被激怒了,她甩开冉小渝的手,对大家说:"关凌说他喜欢我!"

周围每张脸都似乎僵成了木偶,丘佳顺利地穿过她们,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黄瓜奇怪地问她:"皮卡丘,你身上带了神奇宝贝啊?怎么那么多人围着你啊。"

丘佳没有和黄瓜斗嘴,她只是对着黄瓜笑了笑。

黄瓜愣了一下。

关凌来上课了,不管女生们是否气愤,她们亲眼看到的一个无可辩驳的事实就是――他毫不掩饰自己对丘佳的喜欢。

© wx.eqtgj.com  极品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